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一章无字天印

第三十一章无字天印

  茅山道士的眼睛一直盯着阿狗。阿狗心想,自己若是不把黑折扇拿出来,似乎他是不会让他自己离开了。

  再者,虽然青儿说那个东西很厉害,可阿狗至今尚未知道黑折扇的实际用途。他想,或许茅山道士能帮他解开谜团。

  打定主意,阿狗取出黑折扇,递给茅山道士,说:“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当时场面非常的混乱,我眼看着就要丧命在‘四方鬼魅’的爪子之下了,我就顺手拿出了这个东西。然后,‘四方鬼魅’就死了。”

  茅山道士从阿狗手中接过黑折扇,翻来覆去的看了一遍,他又盯着阿狗,问:“你真的不知道这是什么?”

  阿狗摇摇头,说:“在你面前,我哪敢撒谎啊。”

  “天地有阴阳二气,也有正邪二气。‘四方鬼魅’便是游走四方,专吸收阴气的鬼魂。因他修炼千年,已经幻化人形了,一般的降妖伏魔的法术已经不能对付他了。一百年前,‘四方鬼魅’游走到茅山脚下,他想闯进茅山,我师父便结下了这个结界,阻止‘四方鬼魅’的进入。于是,我师傅一面命我在此守护结界,一面自己寻找对付‘四方鬼魅’的法宝。”

  “后来,我师傅从墨山掌门墨行子哪里得知,‘四方鬼魅’惧怕‘无字天印’,等我师傅打探到‘无字天印’的下落时,‘无字天印’已被‘四方鬼魅’取得。‘四方鬼魅’是想把降服自己的法宝掌控在自己手中,这样,他便可天地无敌了。”

  阿狗寻思着茅山道士的话,他觉得茅山道士的话语中有些破绽。阿狗便问:“对于‘四方鬼魅’来说,‘无字天印’这么重要,他为什么不让自己掌管,而要交给青儿啊?”

  “青儿?”茅山道士眨了眨眼睛,说,“你所说的青儿怕是跟在‘四方鬼魅’身边的那个青鬼啊。”

  阿狗点点头。

  茅山道士接着说:“青鬼的前身是一个幼女,只因惨死,心有怨气,没能度过奈何桥,始终漂浮枉死城外。后被‘‘四方鬼魅’’遇到。‘‘四方鬼魅’’教她一些吸收凡人精血的法门。青鬼便跟随‘‘四方鬼魅’’,做了他的随从。”

  顿了顿,茅山道士接着说:“至于你说‘无字天印’这么重要的东西,‘四方鬼魅’为什么会交给青鬼保管,是因为‘无字天印’是‘四方鬼魅’的克星。‘四方鬼魅’不能靠近‘无字天印’,‘四方鬼魅’让青鬼保管,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没想到黑不溜秋的一把扇子,竟然这么厉害。”阿狗说,“现在,‘四方鬼魅’死了,是不是这把扇子就没有了用途了?”

  “‘无字天印’是天界神物,其中的法力贫道也不知道。”茅山道士看着手中的黑折扇说,“不过,此物刚降服了‘四方鬼魅’,戾气尚未消散。小施主你若是拿着此物赶路,恐怕对你不利。贫道是想把‘无字天印’放在茅山的‘玲珑塔’内,待其内的戾气化尽,贫道再还给你,如何?”

  阿狗看着茅山道士,心里有些起疑。青儿之前告诉他,此物很是厉害,并且,关键时刻还可以救自己的性命。虽然阿狗之前不肯相信青儿的话。可茅山道士的这番态度,道士让阿狗觉得,青儿没有骗他,此物定然是个宝物,不然,茅山道士也不会向他索要。

  至于茅山道士所说这么做是为了让他好的这些话,阿狗全然不信。

  “道长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此物是我的一个朋友,临终前再三的叮嘱我,要我好生的保管,千万不能弄丢了。我若是交给道长,恐怕会对不起我那个死去的朋友。”阿狗寻思说。

  茅山道士冷笑道:“小施主所说的朋友怕是青鬼吧。人鬼殊途,小施主竟然和鬼做朋友了?单就小施主这番行为,怕是到了昆仑,也不能见到上仙了。”

  阿狗寻思,茅山道士的话多少也算是有些道理了。毕竟,神鬼是有区别。

  见阿狗并没有说话,茅山道士接着说:“小施主可知道方才你身旁的这个九尾狐为什么不走了吗?”

  阿狗心里一怔,暗道大事不妙,茅山道士又要捉拿白灵了。

  “茅山可是仙山,我们茅山人都是依降妖伏魔为己任。你带来的九尾狐是个小妖,若不是贫道给你面子,贫道此刻便可将其降服了。”茅山道士拔出后背的长剑,指着白灵。

  “吱吱!!!”

  白灵转身躲在阿狗身后。

  茅山道士虽说是要杀了白灵,但并没有立即行动。阿狗明白了,茅山道士是在给他时间,让他做出选择,到底是要留着“无字天印”,还是要保住白灵?

  “道长可以不杀白灵吗?”阿狗问。

  “这要看小施主了。”茅山道士说,“贫道在此守护百年,总不能无功而返吧。小施主若是不想让贫道杀九尾狐,便让贫道把‘无字天印’拿走。”

  至此,茅山道士把话说明了,白灵和黑折扇之间,阿狗是要做出选择阿勒。阿狗寻思,相比于留着“无字天印”,白灵对他来说更重要。

  “好吧。”阿狗点点头说,“我把‘无字天印’留给道长吧。不过,我希望道长答应我一件事情。”

  “小施主,请说。”茅山道士说。

  “道长刚才也说了可以助我快速的到达昆仑。我希望道长能用道家之法,送我去西昆仑。”阿狗说。

  刚才,茅山道士只是顺口一说罢了。他没想到阿狗竟然是当真了。现在,阿狗提及此事,茅山道士不能不承认了。他想来想去,说:“我是很想帮你,只是遇到了一点困难。”

  阿狗认为这是茅山道士的推辞之言。他冷笑道:“道长若是不想伸手,就当我没说。我就把‘无字天印’留给道长了。道长若没有别的事情,我可是要走了。”

  阿狗转过身子。

  在阿狗转身的刹那,茅山道士看到阿狗嘴角中的冷笑。茅山道士心中大怒,他可是修道之人,怎么可能被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毛孩耻笑呢。

  “你给贫道站住。”茅山道士喊。

  阿狗本就没想着走,在茅山道士喊话时,阿狗自然就站住脚步了。

  “道长,你是喊我吗?”阿狗转身,用一种觉得很是不可思议的口气问茅山道士。

  茅山道士看出阿狗的小把戏。只是,他空有一身的法术,在面对阿狗这个凡人时,忽然没有了一点用武之地了。

  “小施主,你误会贫道的意思了。贫道可是茅山道人,怎么可能出尔反尔。贫道之所以不助你,是因为你身边的这只九尾狐进不了结界内。”茅山道士说。

  “白灵虽是小妖,可他天性可爱,从没有杀过……”阿狗本想说白灵从没有杀过人时,忽然想起不久前,白灵就咬死了两个人,阿狗的心便有些发虚了。“不过,白灵真的很可爱,你要是不招惹它,她是不会攻击你呢。”

  “贫道并没有说白灵不可爱。只是,白灵是妖,无可更改。贫道也无能外力。小施主若是不怕白灵被结界冻结,变大可领着白灵进来,贫道是没有任何关系。”茅山道士说。

  阿狗看着茅山道士,他看出茅山道士并不会骗他。阿狗寻思片刻,点头说:“好吧,既然如此,我也不难为道长了。道长,告辞了。”

  “小施主,你这脾气,怎么这么暴躁啊。贫道才说了两句话,你又要走了。”茅山道人说,“凡事都不是那么的绝对。虽然当前的问题确实有些棘手,但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可能。”

  茅山道士之所以要帮助阿狗,主要是因为阿狗送给他的“无字天印”太过厉害了。他若是不帮助阿狗,就他心里也过意不去。

  也就是阿狗这种初出茅庐的凡人,才会连“无字天印”都不知道。换另外一个人,都不会白白的送给茅山道士。茅山道士算是沾了一个大的便宜,他自然是要心中不安了。

  “你在这里等我片刻,我去去就来。”茅山道士说。

  阿狗点点头。茅山道士转身上了山。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茅山道士回来了。阿狗忙迎了过去。笑着说:“道长,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贫道答应你的事情自然是要做到。”茅山道士很是自信的说,“贫道岂是那种出尔反尔之人。小施主,你这话也太小瞧贫道了。”

  “道长可想到帮助我的办法了?”阿狗用期待的眼光看着茅山道士,问。

  茅山道士微笑着点点头,说:“贫道想到一个绝好的办法。不过,小施主可要答应贫道一件事情,便是此事做成之后,你千万不能声张。”

  看着茅山道士说的郑重其事,阿狗想到了凤绫儿曾冒着被开除墨山的危险传授他“踏雪无痕”的轻功。阿狗心中便有些愧疚。对于那些帮助自己的人,阿狗总是心生敬意和不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