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二章茅山道士

第三十二章茅山道士

  “道长,你若是有所不便,我也不强求要你帮忙。”阿狗说,“我还是现在动身,自己走去昆仑吧,”

  “你小子是不是不相信我的话啊?”茅山道士说,“我都准备好了,哪能半途而废啊。”

  边说话,茅山道士拿出了一个袋子,递给阿狗。阿狗接过来,打开袋子,袋子很小。阿狗看了看手中的袋子,又看了看茅山道士,一脸的茫然。

  “九尾狐是小妖,不能进入结界。这个是乾坤袋,你用袋子把九尾狐装起来,便可进入结界了。”茅山道士说。

  茅山道士这么一说,阿狗随即就明白了。他拎起白灵,要把白灵塞进袋子里。起初,白灵并不想进去,阿狗硬是把白灵塞了进去。

  “很好,很好。”茅山道士点头笑道,“咱们可以进入结界了。”

  茅山道士带头,两人阿狗就跟在后面,走了有一里路,茅山道士停止不前了。

  “道长,你怎么不走了?”阿狗问。

  茅山道士扭头瞟了阿狗一眼,并没有搭理阿狗。他伸出左手,在虚空中画了一个圆。奇异的事情随即发生了本来空无一物的地方,浮现了一层薄薄的,发着蓝光的膜。唯有茅山道士单手画的圆圈处没有蓝光。

  茅山道士从圆圈中钻进去,阿狗看楞了,忘记了跟过去。

  “小施主,站着干什么?快点进来啊?”茅山道士在圈子里面,冲阿狗微笑说。

  听了茅山道士的话,阿狗才回过神。

  他依着茅山道士的样子,弯下腰,先让自己的头钻进去,然后再是整个身子。

  进去后,阿狗用手指轻轻的触碰蓝光。手指刚接触到蓝光,他整个人感觉像是被电了,一下子就瘫痪了。

  茅山道士就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阿狗,直到阿狗可以站起身。

  “小施主,现在你知道结界的厉害了吧。”茅山道士说。

  “真实太神奇了。”阿狗一脸惊讶的说,“我若是没亲眼看到,打死我都不肯相信世上会有这么奇妙的事情。”

  “哈哈!!”茅山道士缕着胡须说,“你小小年纪,能有多大的见第?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个井底之蛙罢了。”

  茅山道士的话让阿狗有些不悦,他虽天性憨厚,但自尊心格外的强。或许是和他的从小的生活在单亲家庭有关。并且,冯铁匠对他从不和言细语。久而久之,他知道了别人的嘲讽中保护了自己,并对那些冷眼很是敏感了。

  “道长知道的多不过是年龄大罢了,没有什么可骄傲。”阿狗板着脸说。

  茅山道士不想和阿狗争吵,他笑了笑,转身向前走。

  阿狗拎着白灵,跟在茅山道士身后。两人一前一后,行不多久,到了半山腰,有一个茅屋,茅山道士推门进去。

  阿狗现在门口,朝里张望,里面极其的简陋,一张床,一个凳子,此外,别无他物了。

  “道长,你不是要送我去昆仑吗?”阿狗疑惑的问,“你怎么带我来这里了?”

  “我是要助你去昆仑,我并没有说要送你去昆仑。”茅山道士说,“此去昆仑,山高水长,路途艰险。贫道才不会跑去昆仑呢。”

  阿狗并不明白茅山道士所说的助他去昆仑是和意思。茅山道士用手指着身旁的一个凳子,说:“你坐这里,贫道慢慢的告诉你。”

  阿狗乖乖的坐下。

  “我观察你一阵子了。你并不是墨山弟子,但你会墨山的武功。你老实告诉贫道,你怎么会墨山的武功?”茅山道士问。

  “道长是说‘踏雪无痕’的轻功吗?”阿狗问。

  茅山道士点头说:“墨行子是个老顽固,即便是他们墨山的入门身法,也不会随便传授给外人。而你,在‘四方鬼魅’追你时,你使用的逃脱步伐便是墨山的‘踏雪无痕’。”

  “我答应了那个人,不会透露她的名字,道长,你就别问了,你问我也不会告诉你。”阿狗说。

  茅山道士笑了笑,说:“小施主误会贫道的意思了。贫道才懒得知道是谁传授你武功呢。贫道意思是,你既然会‘踏雪无痕’的身法,便很好办了。贫道传授给你一股先天正气,你便可催动‘踏雪无痕’的身法了。如此,贫道保你五天定能赶到昆仑。”

  “真的吗?多谢道长。”阿狗起身,就要给茅山道士磕头。茅山道士抬起手掌,便有一股力道托着阿狗,让阿狗无法下跪。

  “你不必给贫道磕头。贫道收了你的‘无字天印’。理应回报你一些东西。”茅山道士边说话边把手放在阿狗的头顶,阿狗只觉得头顶有一股热流慢慢的沁入自己的身子。

  随即,阿狗的头顶有薄薄的白雾笼罩。约莫一炷香的功夫,茅山道士收起手掌,白雾慢慢的消散了。

  “好了。”茅山道士说,“贫道已经把足以维持你半个月使用的’先天正气‘传输到你体内,半个月时间,足够你赶到昆仑了。”

  阿狗活动了筋骨,果真全身筋骨轻松,并且有使不完的力道。

  “道长,我全身有劲,只是我怎么把我身体里的劲和‘踏雪无痕’的身法结合起来啊?”阿狗问。

  “小施主,贫道当真小看你了。你天资聪颖,一下子就问到了点子了。”茅山道士点头说,“你集中精力,让你体内的真气汇集到一个点上,然后你再试着引导它。”

  按照茅山道士的话,阿狗试着做了。他体内的真气就像一群有个性的小羊,阿狗并不能很好的驯服它。但阿狗并不气馁,一次不行便两次,三次……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阿狗终于可以成功的引导他们了。

  “下一步,便是将你体内的真气和‘踏雪无痕’的身法相结合了。”茅山道士说。

  阿狗细心聆听,用心体会,在茅山道士讲了第二遍后,阿狗的身子忽然飘了起来。离地有一丈多高。阿狗没有丝毫的心理防备,冷不防他就离地了,把他给吓坏了。

  阿狗心理一恐慌,聚集起真气一下子散走了,阿狗直直的摔了下来。

  看着阿狗趴在地上,痛得阿狗哎呀咧嘴,茅山道士捻着胡须,一脸的坏笑。

  阿狗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屁股,一脸的懊恼。

  “你现在已经学会飞了,接下来便是经验的问题了。”茅山道士说,“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可以走了。”

  主人下了逐客令,阿狗也就不好意思在待下去了。他冲茅山道士抱拳道:“道长,告辞了!”

  说完,阿狗就要拎着“乾坤袋”离开。茅山道士抢先一把,攥住“乾坤袋”,说:“这个袋子是我茅山的宝物,不能给你。”

  “我不要你的袋子,我只把白灵带走就是了。”阿狗说。

  茅山道士冲阿狗笑了笑,阿狗见茅山道士的笑很是高深莫测,阿狗有种不祥的预兆了。

  “九尾狐是妖,我茅山派的责任是降妖伏魔,小妖进入了茅山,焉有出去的道理?”茅山道士说,“小施主,你自己离开吧,我要把九尾狐镇压在‘玲珑塔’下,等它身上的妖性消除后,我会把九尾狐还给你。”

  “你怎么能够骗我?”阿狗怒道,“你答应我了,我把‘无字天印’交给你,你就不会伤害白灵。”

  “对啊,我是答应过你,我不会伤害白灵。”茅山道士说,“你要是不相信贫道的话,贫道现在就可以向你发誓,贫道绝对不会伤害九尾狐。”

  “可是,你还是要把白灵抓起来。”阿狗说。

  “我把白灵压在玲珑塔下只是要消磨它的妖性,等它的妖性消除了,贫道答应就把白灵还给你。”茅山道士说。

  茅山道士说的是信誓旦旦,可阿狗已经不相信他的话了。

  趁着茅山道士说话时,阿狗动手从茅山道士手中夺过“乾坤袋”,随即,阿狗打开袋子,袋子里空无一物。

  阿狗愣住了。

  “白灵,我的白灵呢?”阿狗怒视着茅山道士,问。

  “白灵是妖,乾坤袋是降妖法器,白灵自然是把白灵给收了。”茅山道士语气平和的说。

  “你还我白灵!”

  阿狗扔掉“乾坤袋”,冲茅山道士扑去。情急之下,阿狗使上了“踏雪无痕”的身法,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飞出好远,等他控制住自己时,茅山道士已经在他身后好几十丈远了。

  阿狗转身又要跑向茅山道士,走了几步,就走不动了,像是有一堵无形的墙挡住了阿狗,任凭阿狗再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一眨眼,茅山道士来到了阿狗跟前。

  “小施主,不要挣扎了。你现在是在结界外,没有贫道做法,你是进不来。”茅山道士说,“贫道向你保证了,不会伤害九尾狐的性命,你就把九尾狐留在这里,到时候,贫道会还给你。”

  阿狗寻思了片刻,虽然他不是很相信茅山道士的话。可是,他现在不是茅山道士的对手,除了乖乖的答应茅山道士的话外,他似乎也没有别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