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三章奇怪的老者

第三十三章奇怪的老者

  阿狗离开茅山后,借用茅山道士的功力,催动“踏雪无痕”,他夜行晓宿,五天后,阿狗赶到了西昆仑。

  看着高耸入云的昆仑山,阿狗的困难随之而来。昆仑山这么大,他去哪里找“通天塔”?

  看着高耸入云,无边无际的昆仑山,阿狗真的是陷入了深深绝望之中。

  在阿狗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时,从山上走下一个白发老者,老者手里拿着一个拐杖,边走边唱着歌曲:

  东边有日呦西边落雨,

  嘴上不说呦梦里见你。

  梦中有花百年不败,

  心中有爱一时难耐。

  …………

  “老伯,你好!”阿狗走向前,打断了老者的歌声。老者拿眼睛上下打量着阿狗,脸上依然带着慈祥的笑容,看来,老者并未生气。

  “小伙子,你不是本地人啊!”老者说。

  “老伯,你怎么知道?”阿狗差异的问。

  老者捋着胡须,大笑道:“小伙子,你不远万里的来昆仑,可是为了求仙?”

  阿狗又是吃了一惊。

  “老伯……”

  不等阿狗把话说完,老者打断阿狗的话,说:“你是想问我,我怎么就知道你是来求仙啊?”

  阿狗狠狠的点头。

  老者用一种好似看穿一切的眼神扫视阿狗,然后,老者淡淡的说:“来昆仑的外地人,十有八九都是为了求仙。我看你风尘仆仆,一脸焦躁,定然也和那些人一样了。”

  “老伯,此地真有神仙吗?”阿狗问。

  “你不该问我,你应该问你自己。”老者笑着说,“其实,在你心中早就有了答案了。这里若是没有神仙,你为什么回来啊?”

  阿狗摇了摇头,如实的说:“我真的不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就见到了神仙。黑袍道人说,只有来这里,才能救蓉儿。所以,我就来了。”

  “蓉儿对你来说很重要了。”老者说,“你千里迢迢,只为了救一个人,就义无反顾的来到这里。如果,这个蓉儿不是你的亲人,便是你的爱人了。”

  老者的话让阿狗思想了好久。其实,他之前也思想过这个问题,只不过他从没有深思过这个问题。以至于,阿狗 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就木蓉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世上没有无缘故的恨,自然也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了。

  所以,当老者询问阿狗这个问题是,阿狗觉得,自己是把木蓉当成了爱人。可在老者面前,阿狗也不好承认。在阿狗犹豫不言时,老者已经明白阿狗的心思。

  “可惜了,可惜了。”老者连连摇头,说。

  “老伯,什么可惜了?”阿狗不解的问。

  “你觉得,你能见到神仙吗?”老者反问。

  对于老者的这句话,阿狗更是不解了。或者说,老者直白的问话给了阿狗重重的一拳头,让阿狗正视了自己一直以来从不敢正视的现实,来到昆仑,他能见到神仙吗?

  既然是神仙,当然就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见到了。

  阿狗来西昆仑,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他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不要说百分百了,他连百分之五十都把握都没有。

  阿狗的神情黯然了片刻后,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老者为什么会问他这个我问题?

  进而,阿狗想到,既然老者问他这个问题,便可以说明,老者是有能够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了?不然,老者不会平白无故的扯到这个话题。

  “老伯,你可以帮我吗?”阿狗问。

  老者摇摇头,说:“我要是有办法见到神仙,我现在还会拄着拐杖,和你讲话吗?”

  老者说的是事实,阿狗觉得自己对老者抱有希望本就是一个错误了。想到老者不能帮他,阿狗心里有些失望。

  “不过,你也不用失望。”老者说,“我虽然不可以见到神仙。可我办法让你见到神仙。”

  “真的吗?”阿狗太过于兴奋,一把搂住老者,他把老者给抱了起来。

  “你先别高兴,听我把话说完你在高兴也不迟。”老者说,“我是有办法让你见到神仙。至于这个办法能不能成功,还要看你自己了。”

  “老伯,你说。”阿狗催促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我赴汤蹈火也不推辞。”

  “我认识一‘怪人‘,只要是她答应帮你,你变能见到神仙了。”老者说,“不过,她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帮你呢。”

  “需要我做什么吗?”阿狗问。

  “她是一个痴情的女人,等待她的丈夫好几百年了。可她的丈夫一直没有来。后来,她决定不再等了。她向世人宣布,只要是有男人愿意娶她,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跟着那个人。”老者看着阿狗,一脸的坏笑。

  阿狗瞬间明白老者的话了,连忙摇头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老伯,你就别寻思了,我是绝对不会答应。”

  “你是嫌弃她年龄大吗?”老者问。

  阿狗没有回答,当然便是承认了。不要说阿狗了,认识谁,也不会和一个好几百岁的老太婆结婚。

  “我能理解你的选择。”老者说,“她这个人不但老,长得还很丑。你只要她有多丑吗?”

  老者看着阿狗,是要阿狗给他一个回答。阿狗摇摇头,他已经没有心思附和老者了。

  “有一次,她去河边洗衣服。鱼儿看到她的容颜后,全都死掉了。”老者看着阿狗,很认真的说,“你想想,一个会把鱼给丑死的人,你能想象她有多丑吗?”

  “不要说了。”阿狗说,“我不想听了。”

  老者点点头,说:“和你说了半天都话,我也该回家了。小伙子,你自己就好自为之吧。”

  老者扛起竹筐,缓缓的离开了。

  看着老者渐渐远去的身影,阿狗的心起伏不停。

  老者说的很现实,他阿狗要见神仙只有这么一个机会了。蓉儿能否醒过来,也只有这么机会了。

  “老伯,请留步。”阿狗忙走过去,挡在老者的前面。

  老者拿眼镜上下打量着阿狗,说:“小伙子,你是决定要娶丑女了?”

  阿狗点点头,说:“我要是不娶他,便见不到神仙。为了蓉儿,我决定要娶她了。”

  老者摇摇头,说:“就冲你这句话,我就不能带你去了。”

  阿狗呆呆的看着老者,不明白老者的意思。

  “此女虽然丑,但也是女人。女人渴望的爱情都是唯一的。而你,要娶丑女却是为了另一个女人。你这话万一让丑女听到,你知道她会有多伤心吗?我真的错看你了,像你这样的男人,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老者的话让阿狗无言以对了。

  好一会,阿狗放问:“老伯,你告诉我,我怎么样做才不会错啊?”

  老者想了想,说:“我有一个办法,就怕你不认可。”

  “老伯,你快说。”阿狗催促说。

  “从现在起,你嘴里不能提木蓉,心里不能想木蓉。你要时刻的牢记,丑女才是你的老婆,你要娶她,并且不能辜负了她。”老者说,“你能做到吗?”

  “老伯,你知道我现在都心情吗?”阿狗问。

  “我不知道。”老者说,“不过,我觉得,如果有一把刀摆在你面前,你或许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自杀。”

  “老伯,太残酷,真的太残酷了。蓉儿是我的未来,是我的生命,是我的希望。我觉得,我活着的动力就是蓉儿了。可你却让我忘记蓉儿,这简直比杀了我还要让我痛苦。”

  “对于一个人来说,死并不是终极的困难。”老者说,“或者说,死是一个懦夫最好的选择。因为死了后,便可以不必承担一切了。你不是说木蓉是你的一切吗?既然她那么的重要,你要想挽救她,就必须付出常人的代价。”

  “好了,我真的没时间同你在这里废话了。”老者说,“我在问你最后一句,你要是觉得自己能做到,你就跟我走。你要是觉得自己做不到,就当我什么都没说。”

  老者又要离开了,阿狗自然是没有让老者离开。

  “老伯,咱们走吧。”阿狗说。

  老者扭头,眼睛直直的盯着阿狗的眼睛,阿狗并没有躲避老者的目光了。两个人对视了片刻,老者点点头,说:“看来你是真得下定决心了。”

  “只要 能让蓉儿活过来,我甘愿承受一切都苦难。”阿狗说。

  老者瞟了阿狗一眼,不悦的说:“我和你说的话你似乎是又忘记了。”

  阿狗一愣,随即他想到了,老者是要他从刚才的那一刻开始,阿狗就不能再提木蓉,心里不能想木蓉了。

  “我没有忘记。”阿狗说,“老伯,从先开始,你可要监督我。如果我再犯错了,任凭你处罚我。”

  “我怎么会处罚你啊。”老者说,“咱们两个没有任何的关系,不管你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过问。只不过,你要想着丑女,她可是天地间第一个重情义的人。你可不能辜负了她的情意。”

  老者边叮嘱着阿狗边领着阿狗走出山间。在局里昆仑山不远的地方,有十几间房屋,零零星星的分散着。老者带着阿狗进村后,在一个最为破落的房门前停住了。

  “从现在开始,你要把整个心都交给丑女了。千万要记住,你一旦漏出了马脚,便会前功尽弃。到时候,我也帮你不了你。”

  阿狗连连点头,说:“老伯,你放心吧。我都记住了。”

  老者伸手在阿狗面前画了一个圆圈,阿狗秘密混混的就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