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三十五章景随心动

第三十五章景随心动

  房门缓缓都打开了。

  阿狗现在距离房间五丈左右的地方,可当房门打开后,房间里飘出来的冷气让阿狗打了一个寒战。

  “小伙子,进去吧。”造梦者说。

  阿狗有些犹豫,但事到如此,已经由不得他后退了。他只有壮着胆子,硬着头皮进屋了。

  越靠近房间,寒气越重。到了门口时,阿狗整个人简直都要被冰住了。

  “老伯,我进去后会不会冻死啊?”阿狗看着造梦者,紧张着问。

  造梦者似笑非笑的看着阿狗,说:“因为人类天性软弱所以才喜欢做梦。你就把这次的经历当成一场历险的梦,勇敢的冲进去。或许,你会有惊奇的发现。”

  造梦者的话并没有消除阿狗的胆怯,他依然犹豫不决了。

  “”进去吧,小伙子。造梦者在阿狗身后,推了阿狗一把。阿狗脚下踉跄,身子摔进房间。

  在进屋的时候,阿狗是绷紧了神经,做好了承受寒冷的侵蚀。

  事实确实出乎阿狗的意料。

  房间不仅不冷,还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了。置身房间,阿狗就像是躺在百花层中,沐浴着午后的阳光,暖暖的,让他心生感动。

  阿狗定下心后,他环顾四周,这里确实是一个百花园,四周开满了各色各样的花,都是他所未见过的花,蓝色,白色,粉色,黑色……

  置身花丛中,阿狗的心渐渐的舒展了,也渐渐的变得柔和了。因为他想起了木蓉,曾经有无数个下午,他带着木蓉去溪边的花地。两个人并肩的坐着,感受着彼此的幸福和喜悦。空气中都弥漫着甜甜的味道。

  此刻,虽然没有了木蓉,阿狗依然闻到了空气中的甜味。

  “造梦者,你骗我。”那个甜美的声音又在阿狗耳边响起。

  阿狗四下张望,并没有看到人影。

  “你是谁?在什么地方?”阿狗小声的问。

  “天下所有的男人都是花心。嘴上说一套,心里想着一套。”女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你答应了造梦者,来到这里后,不再想木蓉了,你心里只能有我。可是,你并没有做到。”

  阿狗懵了。

  “她怎么会知道我心里的想法?”阿狗寻思。

  “造梦者,你给我出来。”女人怒了。

  四周的花儿全都消失了,阿狗还没有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往下坠,一直都坠,约莫有一炷香的功夫,阿狗觉得自己落地了。此刻,他已经置身在冰天雪地。

  彻骨的寒冷让阿狗痛不欲生。阿狗只能蹲下,双手抱着膝盖,抵抗寒冷了不过,他的身子依然瑟瑟发抖。

  忽然,阿狗听到了脚步声,他回头张望,看到一个小孩朝他走来,小孩没有穿衣服,全身发白,白的想四周的冰块,疑惑说,小孩已经和四周的冰融为一体了。

  “小朋友,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啊?”阿狗自然虽然也很冷,但当他看到小孩,心里依然想着小孩了。

  “我不是小孩,我是造梦者。”造梦者说。

  阿狗忙站起身,用眼睛上下打量眼前这个人,身高不足三尺,小胳膊,小脑袋,怎么看也不会是他见到的老者啊!

  “你……”

  不等阿狗把话说出来,造梦者抢先说:“我知道,你是想问,我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阿狗狠狠的点头。

  “全都是因为你。”造梦者说,“我之前告诉你了,我领你去见小姐,你要心无旁骛。你是怎么答应的我?”

  “对不起。”阿狗道歉道,“我也不想这样,可是,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心啊!当我看到漫山遍野的花儿,当我闻到了花香,我就想到蓉儿。”

  造梦者忙走到阿狗跟前,他伸手想堵住阿狗的嘴巴,由于他的个头太矮了,根本够不到阿狗的脸,造梦者尝试着跳跃了两次,都没有成功,最后,他不得不放弃了。

  “你是不是傻啊?怎么又说蓉儿了?”造梦者的脸色有些恐慌。

  阿狗不明白造梦者的恐慌。不过,他很快就明白了。

  阿狗脚下一软,他的身子又开始下坠。和以往不同,这次下坠的速度很快,也就是一瞬间的功夫,阿狗便着地了。这次,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他的脊梁骨触碰坚硬的地面,整个人像是被摔散架了。全身的疼痛让他失去了理智。

  好一会,阿狗才缓过劲来。有人拍打他的脸,阿狗睁眼,看到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

  阿狗忙从地上做起来,用防备的眼神看着眼前的陌生人。

  “你不用怕,我是造梦者。”

  阿狗想问,造梦者怎么会变成了一个老太婆。不过,就在阿狗的话将要说出口时,阿狗又改变主意了。

  他觉得,他的这个问题很无聊,因为造梦者既然可是变成小孩子,自然也就可以变成一个老太婆。亦或是,阿狗第一面所看到的老者,也并非造梦者本来都面目呢。

  造梦者扶着阿狗,站起身。

  阿狗这才注意到自己所处的环境:幽闭的空间,摆放着一个接一个的锅,每一个锅都很大,锅里沸腾着说不清楚的液体,有着水的流动,油的粘稠,血液的腥气味。

  每一个锅的前面站着一个猪头人,他们机械的往锅灶内填柴火。锅里的液体已经沸腾了。伴随着沸腾的液体,阿狗看到锅里有些圆圆的东西一上一下。

  “这是什么地方?”阿狗问。

  “十八层地狱修罗道场。”造梦者面无表情的说。

  阿狗听老人说过,若是恶人,死后是要下十八层地狱。他只是没有想到,自己所处的地狱竟然和他所设想的一模一样。

  “锅里面煮的是人头吗?我们两个会不会被煮了?”阿狗恐慌的问。

  “我们两个会不会被煮,就要看你了。”造梦者说。

  阿狗明白造梦者的意思,造梦者是不要他想木蓉。阿狗心里刚有木蓉的念头,他的身子又晃了晃,像是发生了地震。阿狗忙收起念头,他身子才稳住。

  “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阿狗不解的问,“你口中的小姐是谁啊?她为什么知道我心里的想法。”

  “她当然知道你的想法了。”造梦者说,“因为我们两个人就在她的心里。”

  造梦者的话让阿狗吃了一惊,不过,阿狗现在已经学乖了。即便是很吃惊他也不会表现出来了。

  “你能把事情说的详细些吗?”阿狗问。

  “你之前可看到那个奇怪的房子吗?”造梦者问。

  阿狗想到了,他之前看到的那个长得像个嘴巴一样的房子。随即,阿狗明白,他问:“造梦者,莫非……”

  造梦者点点头,说:“所以,不管你心里有什么想法,她都会知道。你是我带来的人,你心里有不好的想法便会连累到我。我拜托你,千万别给我惹麻烦了。”

  “我也不想这样。”阿狗很为难的说,“造梦者,我门怎样才能出去啊?”

  “让她高兴。”造梦者说,“咱们的遭遇取决于她的心境。当她心花怒放时,咱们便是如沐春风。当她心情沉重时,咱们就要经历风雨,当她心生怨恨时,咱们就要下地狱了。”

  “你也没有办法控制她的心境吗?”阿狗问。

  “我是造梦者,不是心理大师,我不能控制别人的心情。”造梦者说。

  “我还有一个问题,你和她……”

  “你想问我和她怎么就认识了?”造梦者问。

  阿狗点点头。

  “这件事情说起来就有点长了。”造梦者说,“咱们现在主要的任务是出去,其余的事情都不重要了,不是吗?”

  “我也很想出去啊。可是,你都没有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阿狗苦闷着脸说。

  “要你做到心无旁骛,实属有些难为你了。要不你这样,你集中精力,想一件和木蓉无关事情。这样,你便可忘记木蓉了。”造梦者说。

  阿狗遵循造梦者的话,他想到了冯铁匠,在他们没有来“桃源村”的时候,冯铁匠带着阿狗东奔西走,生活事相当的穷苦。倒是,冯铁匠并没有穷苦而丢弃阿狗,这也是冯铁匠一再的鞭打阿狗,阿狗始终不记恨冯铁匠的原因。

  思想间,阿狗的身子上浮了,他穿过云层,来到一个桃花盛开地方。

  造梦者又变成了阿狗初见都模样。

  “小伙子,小姐已经原谅你了。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小姐就在前面,你去找小姐吧。”造梦者说。

  “你不跟我去了吗?”阿狗问。

  “我送你到这里已经是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了。再见了,小伙子,祝你好运。”

  造梦者冲阿狗摇摇手。阿狗还想挽留造梦者,不待阿狗开口,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造梦者就消失了。

  没有了造梦者的跟随,阿狗只有鼓起勇气,自己前行了。

  桃林很大,至少阿狗一眼望不到边。

  造梦者只是说“小姐”就在前面,并没有告诉他确切的位置,阿狗又是一个路痴,他不停的在桃林里穿梭,可始终找不到人。

  走了一刻钟,阿狗累了,他依靠着桃树,边大口的喘着气边喊:“你在哪里啊?我看不到你?”

  话音未落,惊落了片片桃花。刹那间,落英缤纷,好似下了一场桃花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