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章柳暗花明

第一百章柳暗花明

  “你不是茅山弟子。”清风道长捻着胡须说。

  “弟子刚来茅山三天,还没拜师入门。从这方面来说,弟子不算是茅山弟子。可是,弟子可是决心要加入茅山派,想要成为一个降妖师呢。”云无痕说。

  “你还没明白贫道的意思。你会武功,应该另有师门了。”清风道长把云无痕扶起来。

  忽然,清风道长举起手掌,朝着天灵盖拍下里。云无痕先是一愣,然后本能用了用了“踏雪无痕”的身法,躲开清风道长的袭击。

  “你是墨山弟子。”清风道长说,“你师傅是墨凌子还是墨凡子。”

  清风道长看出云无痕的师门了,云无痕寻思,在隐藏下去,也意义不大了。索性就如实的说了吧。

  “我师尊是墨行子。”云无痕如实的说。

  “墨山掌门人。”清风道长摇摇头,说:“不可能。十年前,我和墨行子会面时,墨行子说他要潜心的修行,不再过问俗世。自然也是不会收弟子了。你小子并无过人之处,墨行子怎么违背了自己的誓言,收了你这么一个弟子啊?”

  “弟子的师尊确实是墨行子。但传授弟子武术的是墨凌子师尊。”云无痕说。

  “你一个墨山派的弟子,冒充茅山弟子,目的何在?”清风道长问。

  “你们抓走了我的白灵。我来这里是救白灵呢。”云无痕想着,既然已经把话说破了,在清风道长面前,也就没有必要遮遮掩掩了。

  “白灵是什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清风道长问。

  云无痕把之前遇到“四方鬼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清风道长。云无痕边讲述时,边观看着清风道长的面部表情。说到最后,清风道长脸色微微的下沉,云无痕不说了。

  “你说的这些贫道并不知晓。这样吧,你给贫道一天的时间,让贫道调查此事。你说的若是属实,贫道自会给你一个满意 的答复。可以吗?”清风道长说。

  “明日此刻,我还来这里。”云无痕说。

  “不用了。到时候贫道自会找你。”清风道长说。

  云无痕想着,清风道长是掌门人,自然不会撒谎骗他了。于是,他就真的会去等信了。一连等了三日,清风道长也没有出现。

  这天晚上,云无痕做了一个梦,梦到了青儿。青儿哭的梨花带雨般,要云无痕过去一趟,她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云无痕。云无痕梦中醒来,已是半夜了。他悄悄的穿上衣服,光着脚离开了小院。然后,云无痕一路飞奔,来到了后山密林。

  “青儿,青儿。”云无痕大声的喊。

  “不要喊了。你的青儿在我这里。”

  有一个声音在云无痕头顶响起。云无痕抬头,看到一个头颅在自己头上吊着,云无痕吃了一惊,一屁股蹲在地上,久久没能起身。

  随即,有人从上面下来。云无痕看清那人的相貌后,一下子来了力气。他站起身,冲过去,张开双臂,要;搂住那个人。可是,云无痕努力抱住的,却只是空气。

  站在云无痕跟前的这人正是抓走白灵的那个白胡子老道。

  “小伙子,别费力气。你是抓不住我的。”老道笑道。

  “你使得什么法术?”云无痕问,“我告诉你。上次让你跑了,这次,我绝对不会再放你走了。”

  “你放心我不会走。不然,我也不会让你来了。”老道依然面带笑容。

  “你,你什么意思?”云无痕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怎么你就叫我来了?难道……”

  “不错。是我让青儿给你托梦。没想到你对青儿倒还情深,一听到她有难,你便出现了。世上像你这样的人着实不多了。这也是我当初看好你的原因。”

  “青儿呢?你把她怎么了?”云无痕问。

  “青儿只是个魂妖,我能把他怎么着啊。”白胡子道士拿出一个小瓶子,他打开瓶盖,一缕青烟从瓶子里冒出来,很快,青烟汇聚成青儿的模样。

  “阿狗哥,对不起。”青儿声音中带着哭泣。

  “青儿,你告诉我。这个臭道士是不是欺负你了?”云无痕说,“你不用怕他,他若是欺负你了。我替你出气。”

  青儿摇摇头,说:“阿狗哥,道长并非有意为难我。其实,他和我一样,都饱受痛苦呢。”

  云无痕愣了。

  “小子,实话告诉你吧。贫道也是魂妖。”道长说。

  “怪不得我方才抓不到你。”云无痕说,“不过,你是不是魂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并没有得罪你,你为什么要抓白灵。”

  “要抓白灵的不是我,是清风。”道士说,“到现在了你还看出来吗?清风就是一个骗子。他骗了我,也骗了你。你还能相信他的话吗?”

  道士的话让云无痕想到了清风曾答应次日给他一个答复。现在,三天过去了,他依然没有看到清风的身影。

  “你还在等待清风把白灵送给你吗?”道士笑了笑,说,“你别白日做梦了。当日,我带走白灵,就是清风下达的命令。清风这个人,总是当面笑嘻嘻,背后凶残无比。你可知道,清风把白灵关押在哪里吗?”

  “‘玲珑塔’。”云无痕说。

  道士摇摇头。

  “当日,你不是说‘玲珑塔’吗?”云无痕问。

  “所以,我说清风是个骗子。他连我都骗了。他告诉我是‘玲珑塔’,我想着,‘玲珑塔’内有天地之灵气,白灵在里面,也能吸收天地之精华,有益无害。后来,我才发现,清风把白灵关押在‘锁妖塔’了。如果,‘玲珑塔’是天堂。‘锁妖塔’便是地狱了。白灵在‘锁妖塔’内,每日都要承受烈火的灼烧,还有寒冰的冰冻。可谓是生不如死啊。”

  听白胡子老道这么一说,云无痕心里更是难受。他恨不得现在就去“锁妖塔”,把白灵救出来。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云无痕问。

  “是我从你手中骗走了白灵。现在,白灵在‘锁妖塔’里受罪,我心中不忍。”白胡子道士说,“再者说了,清风老道骗了我,我当然要想着报复他了。你把白灵救走,看着他出糗,便是对他最大的报复了。”

  “没有其他的了?”云无痕问。

  “你弄几张茅山的灵符,解开这里的结界,放我离开这里。”白胡子道士说。

  “你早说嘛。你告诉我这些,我早就相信你了。”云无痕说,“从一开始,你就算计我了,是不是?”

  “也不能这么说。”白胡子老道说,“我在这里数十年,总算遇到了你。当然,只能说咱们有缘分了。你帮我打破结界,然后你带出白灵,各取所需,一举两得。”

  “话是这么说。但我现在有一个困难。”云无痕说,“你一直说‘玲珑塔’和‘锁妖塔’。我倒现在都还没有看到这两座塔呢。”

  “这两座塔被清风老道做的结界封住了。你的肉眼是不能看到。”白胡子老道说,“我告诉你,晚上的时候,你偷偷的潜入清风的房间,他房间的墙壁上,有一把桃木剑。你用桃木剑劈开虚空,然后,你就看到‘玲珑塔’和‘锁妖塔了。’”

  “你话说的轻巧。”云无痕说,“清风掌门可是宗师级别的人物。我一个小小的武师,我怎么能闯进清风掌门的房间,还不被他发现?这也太难了吧。”

  “明日中午,清风老道会去“天地观”祭拜仙灵。你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去清风的房间。这一个时辰,足够你拿出桃木剑吧。”

  “他房间里没人看守吗?”云无痕问。

  “他是宗师,谁敢去他房间?”白胡子老道说,“你只管去就是了。他房间了没有人。”

  “我就再信你一次。”云无痕说,“我若是发现你骗我,我一定会报复你。”

  “去吧。去吧。按照我说的话去做。你一定能成功。”白胡子老道说。

  云无痕离开密林,径直回到了小院。所有人都还在睡觉,云无痕悄悄的上床,刚躺下,凤绫儿扭过头,问:“你干什么去了?”

  “师姐,你没睡啊?”云无痕小声的说。

  “你刚走,我就醒了。”凤绫儿说,“你是不是又去后山密林了?”

  “明日白天,我再告诉你。”云无痕小声说。

  凤绫儿翻了身,继续睡觉。云无痕睁着眼睛,躺倒了天亮。

  天亮后,云无痕跟着小道童去打水。凤绫儿劈柴。云无痕打完水,又帮助凤绫儿砍柴。云无痕一边砍柴,一边小声说:“师姐,中午我要去‘天地观’,你要给我打掩护啊。”

  “我怎么给你打掩护?”凤绫儿问。

  “你看看于管事。”云无痕说。

  凤绫儿回头,她看到于管事正监视着他们呢。自从三天前回来,于管事就对云无痕盯得非常的紧。他抓到云无痕的把柄,本是抱着邀功的心态,去见清风呢。于管事来茅山十多年了,虽然,他现在为管事,管理后院。但这并不是他的理想。他的理想是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茅山弟子。当然,这不只是于管事的理想,而是每一个茅山弟子的理想。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于管事来这里多年,并没有升级为茅山弟子。他觉得,并不是自己努力不够,而是自己没有在掌门人面前表现自己。所以,他逮到云无痕犯错,以为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呢。谁知道,他不但没有得到清风的表扬,还被训斥一顿。

  所以,从前院回来,于管事就加大了对云无痕的监管力度。他认为,自己所以的不幸都是云无痕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