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四十五章入牢狱

第一百四十五章入牢狱

  方才,云无痕把明心给打晕过去,然后,云无痕把明心放在乱草丛中。云无痕怕把明心给打死了,他下手轻了点。很快,明心就醒了。他揉了揉还在隐隐做痛的后脑勺,明心渐渐的想起来,自己是跟着一个叫阿狗的人来了。可是,阿狗去哪里了?阿狗又在哪里?明心正要去找云无痕,他看到从“万妖塔”里放出很亮的绿光。明心以为自己触犯了这里的妖孽呢,他怕妖孽会报复它,一紧张,他又昏过去了。等他醒来,他摸索着朝这里走来。一路上,明心想的最多的事情就是找云无痕报仇。所以,明心看到云无痕时,他才会怒发冲冠,他眼睛里只有云无痕,而无其他人。

  “好你个阿狗。你敢骗我,看我不收拾你。”

  明心挽了挽袖子,他当然并没有让云无痕难堪。因为在他发威的一刹那,他发现了蜀山的重量级人物都在现场呢。

  而在众人眼中,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而已。静虚甚至都要闭上眼睛了他为自己有这样的弟子而羞耻。

  “师傅。”明心先来到了静虚跟前,恭恭敬敬的施礼。

  “你来这里做什么?”静虚问。

  “弟子是被他领到这里。”明心用手指着云无痕,心中怒火依然没有熄灭,“阿狗,你老实交代,你带我到这里来,有何企图?”

  “他叫阿狗?”静尘问。

  明心看到了静尘,忙又来到静尘跟前。弯腰施礼,道:“弟子明心,拜见师叔。”

  “你刚才喊他什么?阿狗?他可叫阿狗?”静尘问。

  “是啊。他就是叫阿狗啊。”明心看着静尘,不解的说,“弟子也觉得这个名字很是奇怪,可是,他自己说叫阿狗。”

  静尘没有搭理明心,他走到云无痕跟前,冷冷的问:“你还有什么话说?”

  “我当然有话说了。”云无痕说,“我不但有话说,我还有好多的话说。不过,我要说的这些话你不能听,我只说给蜀山的掌门人。”

  云无痕的本意是想利用静尘的冲动,挑拨蜀山派内部的关系。静尘并不吃他这一套。他伸手抓住云无痕,云无痕本可以躲过,但他没有躲闪。云无痕知道,高手环绕之际,他是要最大限度的保存自己的实力。以便在于重要关头,可以一击制敌。

  “你再不说,我就杀了你。”静尘怒道。

  “师弟,我有一个想法。”一旁,一直不说话的静空向前一步说。在静尘众多师兄中,静尘最是佩服静空了,静空是那种心思敏捷,并且脚踏实地之人。一般情况,静空并不表达自己的意见。但是,只要是他开口说话了,蜀山派的人,包括静虚掌门都要老老实实的听着。所以,当静空开口说话时,所有人的眼光都转移到静空身上。

  “这些年来。墨山派一直骄傲自大。以为他们降妖伏魔的本领是要高人一等。可是,要论门派的起源,除了茅山外,就是咱们蜀山了。论资排辈,也轮不到他们墨山派的人嚣张。我不知道你们有何感受,反正,对于这种情况,我是咽不下这口气。”

  “师兄,你咽不下这口气,我就咽的下这口气。”静尘怒道,“要不是掌门师兄不想惹事,我早就找他们理论了。”

  “并非是我怕事。我只是不想同道中人相互残杀。”静虚道,“这些年来,贫道夜观天象,紫微星隐隐有氤氲,暗示着凡间又要有妖魔的入侵了。咱们若是在不统一步调,到时候妖魔就更加的猖狂了。”

  “师兄,你这么认为。但别人并非这么认为啊。”静尘用手指着云无痕说,“你看看人家,现在都和妖怪混在一起了。他们为什么敢啊,因为他们是墨山派的人啊,没有人敢指责他们啊。”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何况一个小小的道士。”静空说,“既然墨山的人不自爱,咱们就要天下的人看看他们墨山派出来的好徒弟。”

  顿了顿,静空接着说:“我是这么想的,咱们借着这个机会,召开一次‘屠妖大会’,把墨山,茅山,昆仑山的道士们都召集来,让他们看看与妖为伍的下场。”

  “我同意静空师兄的话。”静空的话音刚落,静尘就急于表达自己的观点了。

  静虚用眼睛寻找其余的几个静字辈的蜀山道长。他们都点头同意。静虚沉吟道:“既然你们都同意了,我也无话可说了。这样吧,明日,我就下帖子,召集江湖道士来蜀山,下个月的十五,咱们在蜀山之巅,召开‘屠妖大会’。”

  商议定了。静虚让人把云无痕和白灵都关押起来。

  关押云无痕和白灵 的地方倒还不赖。每日三餐,也会有人前来送饭。有几次,云无痕想着逃出去。可静虚设置了结界,云无痕的辛苦全都是徒劳了。

  “你别费劲了。”白灵说,“若是你这么容易就能逃出去,那些关在‘万妖塔’里面的小妖早就逃走了。他们也不会被关在这里上百年了。”

  “他们逃出干什么?”云无痕问。

  “我和你一样被关在这里,他们逃走干什么,我怎么知道啊。”白灵说,“现在,不是该考虑他们的时候,你有多余的心思,还是想想咱们怎样才能从这里出去吧。”

  “为什么要出去。”云无痕反问道,“既然他们决意要杀我,就让他们杀好了。我倒要看看,我这次能不能死掉。”

  “你傻了吗?”白灵把手放在云无痕的额头上,云无痕的额头并不烫手,她自语说,“摸着你也不发烧啊。”

  “你不用嘀咕了。我没有发烧。我更没有傻掉。”云无痕说,“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不知道状况,自然不明白我的心思了。好了,你就听我的,咱们就在这里好吃好喝的呆着。就等着十五日的到来吧。”

  “你想死,我还不想死呢。”白灵说,“我才刚变成人的样子,还没有体会到做人的乐趣呢。我若是就这样死了,也太悲催了吧。”

  “人生苦短啊。”云无痕感慨道,“做人是一点乐趣都没有。要是有可能,我倒是希望自己能像你一样,做一个小狐狸呢。”

  两人说话间,外面响起了脚步声。很快,云无痕就看到一个人拎着桶进来了。云无痕看到那个人好多次,他知道,又到了饭点了。那人把桶放在地上,从桶里拿出两个碗,碗里面是稀饭,还有一点青菜。那人并没有靠近他们,而是用一个竹竿,远远的把饭菜推到云无痕和白灵跟前。

  以往,云无痕都会抢先拿走属于自己的那一碗饭,这次,云无痕没有动手。

  “你不吃吗?”白灵问。

  “我问你,今日初几了?”云无痕问。

  那人没有搭理云无痕,拎起木桶,就要离开。云无痕大声的说:“地上有钱,是你的吗?”

  那人听了云无痕的话,放下木桶,在地上寻找了一番,并没有找到钱。云无痕“哈哈”大笑,那人才知道云无痕耍他呢。那人瞪了云无痕一眼。云无痕并不以为意。

  “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原来你能听懂我讲话啊。”云无痕说,“我问你话你为什么不回答啊?”

  “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那人用生硬的语气说,“你作恶多端,我都来的理你了。”

  “你可以不理我啊。但是,你敢吗?”云无痕说,“我知道你不想看到我。我也知道你不想给我送食物。但是,静虚老道有令,不能把我饿死了。所以,你即便是不喜欢我,你也要一日三餐的给我送饭。你要是不回答我的问题,从现在开始,我就绝食。用不了两日,我就死了。我死了到无所谓,但静虚追问其责任,恐怕你也脱不了干系。”

  “你威胁我?”那人冷冷说。

  “我不是威胁你。我是给你分析其中的利害关系。”云无痕说,“我本来是要死的,早死一天,晚死一天都无所谓。但是,你就不同了。你犯不着为了一个问题而丢了自己的性命吧。再者说了,我问的这个问题对你来说并不难 回答。你说是不是啊?”

  那人寻思了云无痕的话,好一会,那人问:“你刚才问我什么问题呢?”

  “今日是什么日子?”云无痕问。

  “今天初十了。一个好日子,但是对于你来说,并非如此。”那人拎起木桶说,“再有五天,我就不用看到你了。小子,这几日,你就好好的活着吧。到了阴间。阎王问起了,记得替我说句好话啊。”

  “你放心吧,我一定告诉阎王你是一个好人,让阎王早点收了你。”云无痕大声的说。

  等送饭的人走远了,白灵冷冷的说:“你是不是很怕死啊?”

  “我不是说了,我现在最不怕的事情就是死亡了。”云无痕说,“怎么?你是从哪里看出来,我现在非常的怕死啊?我觉得我现在非常的淡定啊。”

  “但我觉得你现在的表现并不淡定。”白灵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