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五十章养伤

第一百五十章养伤

  “你是否听到了什么?”陈宣问。

  “在师叔面前,我不敢隐瞒。不错,我的弟子告诉我,早晨的时候,墨山弟子凤绫儿去找师叔了。我想着,凤绫儿找师叔定然是为了云无痕了。师叔是个热心肠的人,我怕师叔三两语被她说动了心。”

  “蜀山弟子选你做掌门人还是很正确的。就你的智慧,无人能及。我来这里的确是要把云无痕放出去。”陈宣说,“不过,我这么做并不是因为我心软。我是有着自己考量。你师傅驾鹤仙去前,是不是告诉过你,百年后蜀山会有大灾,天下必将打乱?”

  “师傅的嘱托我是不敢忘记。”静虚说。

  “这便是了。”陈宣说,“‘万妖塔’里的群妖逃逸出来,并非他们两人的过错。而是天机已经到了。即便是不是他们两个人来,还会有其他人来把它们放走。眼下,我认为,你们的关注点并不是惩罚那个放走群妖的人。而是想办法接下来该如何控制。”

  “‘万妖塔’里的腰大多数是上古之妖,灵力高强,一般的法师不能降服。”静虚说,“这么多妖跑出去,她们若是四下作乱,天下人将要灭亡啊。”

  “你分析的很有道理。”陈宣说,“这些妖若是四处流窜,根本就无法控制。反之,若是将它们收拢在一处,不是更好的解决吗?你可知道,那个女子是九尾狐的化身。而九尾狐是青丘帝姬,只因为青丘国内巫师横行,才让九尾狐一族蒙难。现在,时机已经出现,你若是杀了九尾狐便是逆天行事了。天命已定,岂能是你可以逆改?”

  “话说回来,九尾狐把‘万妖塔’的妖放出来,为的就要要笼络这些小妖,为她而战。只要九尾狐活着,这些小妖就不能四处流窜,如此便能更好的控制。”

  “如师叔所言,咱们可以不杀九尾狐。但是,云无痕却要为他的鲁莽负责。”静虚说。

  “你可知道,云无痕是谁的弟子吗?”陈宣问。

  “墨山弟子啊。他自己都说了。”静虚说,“师叔,墨山派虽然强势,但是我也不能容许他们墨山派的弟子在我蜀山派的地盘上肆意妄为。”

  “你只只知道云无痕是墨山弟子,你可知道,云无痕的师尊是墨行子?”

  “他是墨行子的徒弟?”静虚有些惊讶,对于陈宣的话,静虚是半信半疑。

  “我知道,你定会认为我骗你。但我告诉你,我没有骗你。之前,因为云无痕违反了墨山的规定,他师尊墨凌子把他赶出墨山了。但是,墨行子出面,收了云无痕做他的弟子。三十年前,墨行子已经宣布,他不会再收弟子了。但墨行子却收了一个年轻,名不见经传的人做弟子。其中的缘由你难道不想想吗?”

  “墨行子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这小子并非普通人。据我所得到的消息,这小子去墨山时,是“玉虚宫”的玉清仙亲自带去。你想想,一个凡人,怎么可能见到玉清仙啊。结合这些事情,我可以断定,这小子肯定和接下来要发生的灾难有关系。”

  “这只是你的推测罢了。”静虚说,“咱们总不能用还没有证实的事情束缚住现在的行为吧。”

  “我想,很快,我的话就会被证实。”陈宣说,“九尾狐为什么要带着他来‘万妖塔’。这里面肯定也有咱们所不知道的秘密。你现在杀了他,当然,对于你来说,只是举手之劳。但杀了他的后果将会非常的严重。弄不好,你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

  静虚见陈宣说的如此严重,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寻思了片刻,静虚说:“依师叔的意思,咱们就这样把他放了?”

  “当然不能这样轻易的放了他。不然外面的那些人也不会答应。”陈宣说,“你把他们请来,弄了一个‘屠妖大会’,然后什么都没有做,就把他们撵走,他们定会认为你耍他们呢。这样吧,我让那小子吃一点皮肉之苦,不至于要了他的命。这样,便可以平息众人的愤怒了。”

  陈宣把所有的事情都规划好了,静虚也就不能再说什么了。静虚让开,陈宣到了‘万妖塔’,把云无痕拎出来,他又当着众人的面,把云无痕打了一个半死。虽然,众人对于陈宣的处理方式并不满意。但是,陈宣在江湖上的地位让那些心中有怨气的人也不能胡言乱语了。

  就这样,陈宣拖着奄奄一息的云无痕到了山脚,凤绫儿和白灵都在山脚翘首盼望呢。她们看到陈宣把云无痕给带来了,两人忙着迎过去。凤绫儿不小心猜到了白灵的脚,白灵狠狠的瞪了凤绫儿一眼。凤绫儿并没有意识到,她的精力全都放在云无痕身上了。

  “前辈,他没有死吧。”凤绫儿看着奄奄一息的云无痕,担心的问。

  “你答应我的事情,你千万别忘了。”陈宣说,“等他伤好了,你要尽快的回墨山。你和他之间不能再有任何的瓜葛了。”

  “前辈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凤绫儿说。

  “我相信你这一次。”陈宣把云无痕放在地上,转身走了。凤绫儿则抱着云无痕,去了附近的一个山洞。白灵则在后跟着,冷眼看着凤绫儿和云无痕亲密无间的接触。

  凤绫儿把云无痕放在床上,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扭过头,看到白灵在门口站着。凤绫儿忙吩咐道:“你快去打点清水。”

  “你为什么不去?”白灵反问。

  “你没看到我现在正在忙着吗?”凤绫儿反问道,“你不是可以为云无痕抛弃性命吗?怎么,现在让你打点水你就不乐意了?呵呵,看来,你抛弃性命的说法也不地道嘛。”

  “你给我住口,我这就去给你打水。”白灵被凤绫儿说了一顿,赌气出去了。

  很快,白灵就拎着水回来了。凤绫儿从白灵手中接过水,说:“你出去吧。”

  这次,白灵不干了。她从凤绫儿手中夺过水桶,说:“你出去吧,这里交给我便是了。”

  “你确定你这里不需要我帮忙?”凤绫儿问。

  “当然确定了。你会做的事情,我一样会做。”白灵说,“不就是照顾病人嘛,让我来便是了。”

  “好吧,你来照顾师弟吧,我出去买点食物,等一下,师弟醒来,可以吃点东西,这样也便于他他体力恢复。”凤绫儿临走前,又嘱托了白灵几句,白灵不耐烦的冲凤绫儿摆摆手,说,“你放心的去吧,等你回来,阿狗哥一定会活蹦乱跳的站在你面前。”

  凤绫儿去了附近的小镇,采购了一些食物。当她返回山洞时,天色将晚了。白灵没有骗凤绫儿,凤绫儿进了山洞,看到了一个醒着的云无痕。虽然,云无痕并没有像白灵所说的活蹦乱跳的站在她跟前,但是,嫩看到云无痕从昏迷中醒过来,凤绫儿就已经很知足了。

  “你总算醒了。”凤绫儿说,“你要是再不醒,我可就得找陈宣前辈理论了。”

  “师姐,对不起,我又给你添麻烦了。”云无痕说。

  “你给我闭嘴。我不喜欢听你说这样的话。”凤绫儿说,“你是我师弟,你有了危险,我自然要出手相助。再者说了,若是我有了危险,你难道不对我出手相助吗?”

  “当然会了。”云无痕说。

  “这就是了嘛。”凤绫儿说,“咱们之间,还用找谢吗?哎,怎么就你自己在这里啊?白灵呢,她去哪里了?”

  “白灵?白灵也在吗?我怎么没有看到她啊。”云无痕疑惑的问。

  云无痕当然不会看到白灵,因为白灵在他还未清醒时已经离开了。白灵的离开是带着一肚子的气,她累死累活的照顾云无痕,云无痕在睡梦中喊的却是凤绫儿和木蓉的名字。云无痕喊木蓉的名字,白灵听了还不怎么生气,毕竟,云无痕和木蓉是青梅竹马。白灵是看在眼里,可是,云无痕竟然喊凤绫儿的名字,这让白灵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是以,白灵一怒之下,便跑出去了。

  而当云无痕和凤绫儿在洞内说话时,白灵却在洞口偷听呢。她看到云无痕和凤绫儿两个人亲亲我我,白灵心中的那口恶气更是无法平息了。

  “好了忘恩负义的云无痕,我一定会让你哭着求我。”白灵诅咒了云无痕,然后转身离开了。

  洞内,云无痕和凤绫儿对于白灵的愤怒丝毫不知晓。两个人等了好一会,也不见白灵回来。云无痕宽慰道:“定是她会去向天妖复命了。师姐,你就别担心她了。要知道,她可是千年的狐妖了,一般的事情难不倒她。”

  凤绫儿并非是担心白灵,她是觉得,白灵体内还有木蓉的魂魄呢,白灵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云无痕一定非常的难过。不过,云无痕现在伤势还没有完全的康复,凤绫儿也就不必要在云无痕的心头插一把刀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