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五十三章三爷的秘密

第一百五十三章三爷的秘密

  “有人要杀我们。”东方雄说。东方雄便是大爷了。三爷的名字叫做东方英。

  “每年,不都是好多人要来这里杀我们吗?大哥,你这是怎么了?”东方英豪横的说,“大哥放心,你把这件事情交给我就是了。我一定要那个人有来无回。”

  “就你这态度,你还没有和那个人交手,你已经死了。”东方雄说。

  “大哥,你害怕了?”

  “怕?我解雄还不知道怕怎么写。我只是要提醒你,轻视敌人就是自杀。“解雄冷冷的说。

  “我明白大哥的意思,只是大哥你也太谨慎了,即便追魂贴有三头六臂也闯不过咱们山庄的天罗地网。我现在就怕他不来,他来了也就省的我再找他了。”三爷说。

  “我老了,我可没有你那么大的胆量。你也不用去找他,不出两天你就会见到他。”解雄说,“我要闭门修习几日,这几日山庄一切事务都由你打理,没有及其特殊的事情不要打扰我。”

  “杀手来了呢?”三爷问。

  “你不是很有把握吗?把他的头挂到我房门口就好了。”大爷说。

  “我要赶快在你的门口订个钉子。”三爷说。

  “你先不要走,我还有件事。”解雄说,“听说你又搞来一个女人?”

  ““黑手诸葛”告诉你的。“三爷说。

  “你不要怪他,他也想活下去。”解雄说。

  “这次那女人自愿来的。”三爷说。

  “我知道。我是想告诉你,大战在即,为了你自己你要留些元气。”解雄说。

  “也为了你,为了山庄。”三爷说。

  “就当是吧。为了山庄,我让“黑手诸葛”把那女人杀了,你不狠我吧?”解雄说。三爷脸色一暗,也只是一暗,很快,脸色又浮现他贯有的笑容。

  “怎么会呢。”三爷道,“大哥也是为我好。”

  “你明白就好。女人丢了可以再找,性命丢了有再多的女人又有什么用。”

  无怪乎三爷对“东方宫”的天罗地网如此有信心,那可是费了大爷十年的心血。如果一个人集中精力做一件事,我敢保证不出三年你可以把它做的完美无瑕。如果,有个人花十年的时间集中做一件事,你可以想象他会把这件事做成什么样子。大爷是个有魄力,有能力的人,三爷知道,若没有魄力,没有能力就没有“东方宫”如今在江湖上的地位。依大爷的魄力,能力,再加上十年的精心钻研,如今“东方宫”安防措施可与皇宫相提并论。三年前,大爷的一个仇家为杀进山庄,他筹集了十个武林一等一的高手,又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山庄的地形,在他最有把握时候突然发动进攻。结果,十大高手刚冲过大门就被万箭阵乱箭射死,即便他们经过了万箭阵,他们也过不了天门四相阵,更别说大爷的贴身十二太保了。有如此完美的机关,三爷还怕什么。他现在最怕追魂使者不来,如果不能在山庄内把追魂使者处死,保不齐那一天三爷会在外面遇到他,三爷想想就有些害怕,这些年只想着采阴了,武功没怎么长进,如在外面遇到追魂贴,他可就凶多吉少了。现在,三爷就盼着那个杀手能言出必行,三日之内来山庄找他。

  三爷回到自己的房间,仆人端着一盆水放到三爷房内。三爷看了眼仆人有些面生。更为可疑,仆人的双手很光滑。久做仆人的手应该是粗糙的。在仆人弯腰放脸盆时,三爷忽然亮起手,快速向仆人后脑砍去。在距仆人后脑一寸处,三爷收住了手,因为他看到仆人浑然不觉后面有人袭击他,如果是练过武功的人一定会有所反映,即便是他伪装,三爷也能看出,因为人在面临危险时会做出本能的条件反射。脸部肌肉会不自觉地抽搐。

  仆人把脸盆放好,胆怯地说:“三爷,请洗脸,若没有其他的事情,我下去了。”

  “没事了。”三爷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仆人退出去,就在仆人关门转身离开时三爷又叫住了。

  “你新来的?”三爷问。

  “也不算是。”仆人回答,“之前在外面做事,所以三爷没见过我。”

  “谁把你调回来的?”三爷问。

  “夫人。”仆人说。

  “我大嫂。你怎么认识她?”三爷问。

  “我是夫人的远方表叔。”仆人说。

  “夫人小名叫什么?”三爷问。

  “翠红。”仆人说。

  “你还知道夫人其他的事情吗?”三爷问。

  “三爷指哪方面的?”仆人问。

  “别人不可能知道的。”三爷说。

  “还有…就是…”仆人不言语了。

  “就是什么?快说。”三爷不耐烦了。

  “就是夫人的大腿根部有个红痣。”仆人说。

  “你怎么知道?”三爷问。

  “夫人小时候我抱过她。”仆人说。

  这次,三爷彻底不怀疑他了。因为夫人大腿根部确实有个红痣。知道这个秘密的没有几人。说的再确切点不会超过十人。若不是三爷曾看过夫人洗澡他也不知道。说起偷看夫人洗澡那可是三爷心中最隐私最甜蜜的回忆。当年三爷也只有七岁。那天,大爷出去做事,晚上还没有回来。山庄上上下下都紧张不得了,因为依大爷的习惯,出去做事最迟也只是太阳落山回来。但那次山庄都掌灯了大爷还没有回来。吃过饭,三爷独自呆在房间里。平时,都是有好多下人陪着三爷。今天,似乎所以的下人有消失了,偌大的房间就一个七岁的小孩。三爷感到无比的恐惧。他看到对面的房间里还亮着灯,那是夫人的房间。平日,大爷禁止任何人进入夫人的房间。现在,在恐惧的威胁下,三爷忘记了大爷的命令。他慢慢向夫人的房间走去,只有去了夫人的房间三爷才不恐惧。三爷来到夫人房间门前时,他听到里面有“哗哗”的水声,还有夫人不时发出喔喔的声音。聪明的三爷感觉不能立刻进去,他选了一个秘密的地方,用手指伸到嘴里沾了点唾液,再用手指抠破窗纸。三爷把一只眼放到小孔处,里面的景象让他颤抖不已。夫人脱的一丝不挂地坐在浴盆里洗澡,夫人那光滑的肌肤,丰满的身体,硕大的胸脯。三爷浑身发热,想走却抬不起脚步。等夫人洗完澡从澡盆里站起来,三爷又看到夫人的两腿根部有个红痣,那红痣就像一个顽皮的小人,挑逗着三爷的欲望,让三爷心不在焉。

  当夫人站在三爷面前时,三爷还没有发觉。夫人用手温柔地摸了摸三爷的头,三爷看到夫人站在自己面前,脸瞬间红了。

  夫人温柔地笑了笑说,“你都看到了?”

  三爷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我是不是很美?”

  三爷羞愧地说不出话。夫人又笑了笑说,“没想到三弟也长大了,是男人了。不过,你今天看到的一切都不要对人讲。尤其是你大哥。他会杀了你。”

  三爷拼命地点头。

  夫人舒了口气说,“时候不早了,你回去睡觉吧。”

  三爷回去了,却怎么也睡不着,因为他一闭上眼就看到夫人的酮体,看到那挑逗人的红痣。

  夜。无月。凄厉地北风无情地刮着,这本是一个多情的夜晚。春天,一个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一个多情的季节。你看那深闺点点灯火,有多少泪眼愁对红烛,有多少衾薄冷鸳鸯,有多少思妇镜台暗坐。只是这凄厉的风,这血腥的江湖,把忧伤唯美夜变成血腥四溅的黑。

  “东方宫”此刻成了一个坟墓,里面没有灯光,没有声响。有的只是风吹屋檐带来点点杀气。用一个成语形容此刻的山庄,暗流涌动。表面的寂静只是黑暗的表象,在每一个哨站,每一个入口都有无数的眼睛,无数的暗器,他们忍受孤独,忍受寂寞,为的只是敌人出现后一击毙命。

  三爷心烦地在房内来回走动。白天大爷把他的女人处死了,虽然三爷表面没有什么反映,其实三爷心里还是很遗憾,这遗憾到晚上更强烈了。三爷晚上睡觉不能没有女人。这是他从七岁时形成的习惯,也就是他偷看夫人洗澡后,三爷就睡不着了,夫人明白三爷的心思,她把自己的贴身丫鬟送给了三爷。七岁的三爷在玩女人方面表现的非常成熟,具那丫鬟后来自己说,三爷做那事时表现的就像三十岁的男人,虽然那丫鬟够强壮,但她还是满足不了三爷。三爷初偿禁果果后一发不可收拾,对于女人的需求他是越来越强烈,要求也越来越高。这十多年,三爷自己都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他只明白一件事,他床上从没少过女人。现在,三爷床上没有女人了,就像经常抽烟的人口袋里没有烟了,三爷怎能不郁闷。

  外面有人敲门。三爷不耐烦地问,“谁?”

  “我仆人。”仆人说。

  “我没有叫你,谁让你来呢。”三爷不悦的说。

  “我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三爷。”

  “什么事情?”

  “关乎山庄的生死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