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六十九章天涯阁

第一百六十九章天涯阁

  第一百六十九章天涯阁

  朝着黑衣人飞去的方向,云无痕奋力追去。黑衣人的轻功很好,云无痕用“踏雪无痕”的身法,追了半柱香,依然没能追上。最后,云无痕拿出长剑,用了“御剑飞行”的法术,才追上黑衣人。

  “怎么是你?”云无痕追上黑衣人后,看到黑衣人竟然是玫瑰娘,云无痕随口而出。

  玫瑰娘冲云无痕笑了笑,说:“不是我,你希望是谁?”

  云无痕被玫瑰娘问住了,他尴尬的笑了笑。忙转移话题说:“你可追上那个黑衣人了?”

  “追上了。”玫瑰娘轻描淡写的说,“不是我在你面前吹牛,能从我跟前逃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

  “我有什么事情啊?”云无痕反问。

  “你和那个小姑娘啊。”玫瑰娘说,“我倒是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女人缘嘛。木蓉,凤绫儿,现在又多了一个小蛮。这么多的女人,你怎么选择啊?”

  玫瑰娘的话让云无痕很惊讶。他看着玫瑰娘,仿佛要看出玫瑰娘的内心。玫瑰娘笑了笑说:“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啊。你就不怕我对你产生误会吗?”

  “你到底是谁?”云无痕问。

  “玫瑰娘。”玫瑰娘说,“怎么?我记得我早就告诉你我的名字了。咱们才几天没有见面啊,难道你就不记得了?”

  “我不是问你的名字,我是问你的身份?”云无痕认真的说,“你怎么知道我的过往经历?你是不是早就认识我?”

  玫瑰娘笑了笑,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走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到时候,你什么都知道了。”玫瑰娘说。

  “去哪里?”云无痕问。

  “‘天涯阁’。”玫瑰娘说。

  “我为什么要跟你去?”云无痕反问。

  “为了你心中的那些疑问啊?”玫瑰娘说,“你也知道,冯铁匠不是你亲生父亲。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你亲生父亲是谁吗?”

  玫瑰娘的这句话打动了云无痕。要说,云无痕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那是假的。虽然,他并没有表现出对于寻找自己的身世有多么的热衷。但是,云无痕也无时无刻不想着这回事。之前,他对于这件事情的态度是坦然面对,该来的总会来,不来的自己也不去寻找。现在,玫瑰娘提到了这件事情,云无痕知道,自己所期待的那个时刻到来了。

  “你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云无痕看着玫瑰娘,紧张的问。

  “我不知道。”玫瑰娘说,“但是,我知道谁知道。你跟着我去,到时候,你自然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云无痕看着玫瑰娘,玫瑰娘一脸的严肃,他看出来,玫瑰娘并没有撒谎骗他。他也知道,对于这件事情,玫瑰娘也不可能撒谎。

  “怎么样?你同意跟我去吗?”玫瑰娘问。

  “我回去收拾行李。”云无痕说。

  “你还要回去?莫非,你是放心不下那个丫头吗?”玫瑰娘说,“在那个丫头心里,你可是杀死她父亲的凶手。就算她现在不杀了你。说不定哪一天,她听了她父亲的话,就会杀了你。还有,即便她不杀你,你们两个也不可能在一起。”

  “你不要胡说。”云无痕说,“我把她灌醉了。她一个女孩子在客栈里我怕有人会欺负她。”

  “你放心吧。我会派人照顾她。至少,在她酒醒之前,不会有人欺负她。等她酒醒了,我就不敢保证。”玫瑰娘说,“像你这样优柔寡断,我真替你担心,你这个样子,怎么能做成大事情啊。”

  “恐怕真的要你失望了。”云无痕说,“我本来就不是做大事情人。你要是想找我帮你太大的忙,你可真的找错人了,你也别在我身上耽误工夫了。”

  “有没有找错人,过几日便有分晓了。”玫瑰娘说,“咱们别墨迹了。天快亮,咱们尽量要在天亮之前赶到‘天涯阁’。”

  “‘天涯阁’离这里远吗?”云无痕问。

  “怎么说呢。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玫瑰娘说,“跟着我走吧,我保证,天亮之前,咱们能够赶到‘天涯阁’。”

  云无痕正要跟着玫瑰娘走之际,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自己来平安镇,是查找东方雄,进而为自己洗脱罪名。现在,东方雄还没有找到,自己怎么就跟着玫瑰娘走了呢。

  玫瑰娘走了两步,发现云无痕并没有跟上。她转过头,看着云无痕问:“你怎么又不走了?”

  “我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解决。”云无痕说,“等我处理完那件事情,我就去找你。”

  “我知道你要出来什么事情。不过,我现在可以告诉,那件事情不用你处理,我自己已经解决完了。”黑暗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伴随着男子的说话声,铁手从黑暗中走出来。在这里看到铁手,云无痕着实吃了一惊。当然,让云无痕更为吃惊的事情还在发生呢。

  铁手走到玫瑰娘跟前,弯腰行礼,样子毕恭毕敬。玫瑰娘正眼都没有看铁手,她只是微微的抬起手,铁手乖乖的站在玫瑰娘身旁。

  “你们认识?”云无痕用手指着铁手,但他面则是冲着玫瑰娘,显然,云无痕的这个问题是问玫瑰娘。

  “顺便给你介绍。”玫瑰娘说,“他叫铁手,是‘天涯阁’十大护法中的其中一位。”

  “你不是朝廷捕快吗?”云无痕看着铁手,问。

  铁手点点头,说:“是啊 ,我没有骗你。我就是朝廷捕快。”

  看到云无痕吃惊的样子,铁手继续补充说:“谁又规定朝廷的捕快就不能是‘天涯阁’的护法呢。”

  云无痕彻底的明白了,表面上,铁手是朝廷的捕快,实则,铁手是为“天涯阁”做事情。虽然,云无痕还没有去到天涯阁,但是,“天涯阁”能笼络到铁手这样的高手,可见“天涯阁”的势力了。

  “你让我来这里不是为了抓东方雄?”云无痕反问。

  “其实,东方雄已经死了。”铁手说,“你的哪一剑正中东方雄的心脏,他怎么可能不死呢。”

  云无痕用手拍打着脑袋,说:“我知道了。从一开始就是你的阴谋了。包括杀死‘桃源村’的那些人。”

  想到这里,云无痕怒气冲了出来,他拔出剑,一个健步,来到了铁手的跟前,云无痕把剑架在铁手的脖子上,怒道:“‘桃源村’的那些人是不是你杀死的?”

  “不是我。”铁手说,“我是朝廷的捕快,我怎么会草菅人命呢。”

  “我现在不相信你的话了。”云无痕愤愤的说。

  “真的不是他所为,我敢用性命担保。”玫瑰娘说,“‘身为天涯阁的人,行踪都是要报备的,铁手在哪里,做什么,我们都是了如指掌。’”

  “我为什么相信你的话?”云无痕反问道,“你说不是就不是了?”

  “‘天涯阁’的宗旨是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玫瑰娘不紧不慢的说,“像这种滥杀无辜的行径是我们最痛恨的。不是我在这里说大话,就算是给铁手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这么做。”

  “好吧,你既然这么说了。我相信你,但是,你们告诉我。是谁杀死了哪里的人?”云无痕问,“你们不要告诉我是东方雄所为,我觉得,这件事情不是东方雄做的。”

  “这件事情当然不是东方雄做的。”铁手说,“江左距离‘桃源村’千里迢迢,东方雄跑那么远的地方去杀人,没有搭理嘛。再者说了,哪里的人和东方雄没有任何的仇恨,他为什么要杀他们?”

  “你明明知道不是东方雄,为什么还要我找东方雄?”云无痕愤愤的问。

  “这是对你的考验。”铁手说,“我先说了,这不是我的主意。这是阁主的主意。我只不过是照着阁主的意思做罢了。”

  顿了顿,铁手接着说:“当然,我们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引你来平安镇。”

  “把我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带你去‘天涯阁’啊。”玫瑰娘说,“现在,整个事情都清楚了,你应该没有后顾之忧了吧。跟我们走吧。”

  云无痕摇了摇头。

  玫瑰娘看着云无痕,一脸的惊讶。

  “你是要拒绝吗?难道,你不想知道自己的身世,不想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吗?”玫瑰娘问。

  “我想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我现在没有时间去查找这些。”云无痕说,“我必须离开,我要去昆仑山。木蓉还沉睡呢。她只有三年的时间了。”

  “其实,你大可不必为木蓉的事情担心。”玫瑰娘说,“从一开始,你便进入了屠寮的圈套了。他给你设置了五年期限,即便是五年内,你不能做到,他也不会杀了木蓉。还要用木蓉掌控你呢。他怎么会杀了木蓉啊。”

  云无痕看着玫瑰娘,没有说话。

  “不要犹豫不决了。”玫瑰娘说,“现在就跟我走吧,你长了那么大,是该知道自己的身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