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七十一章百媚生

第一百七十一章百媚生

  百媚生从屏风后面出来了,但是,他脸上带着金色的狼牙面具,身着宽大的黑色衣服。云无痕审视了半天,依然没有看清楚百媚生到底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百媚生问。

  “从我进来,你就要我听从你的安排。似乎,我活着的意义便是接受你的安排。”云无痕说,“可是,从我进来,你一直在刻意的隐藏自己的身份。甚至于,你连说话的声音都隐藏起来。我很想知道,你这么做是为了什么?”

  “在计划没有成功之前,我不想暴露我的身份。”百媚生说,“我已经告诉你了。你为什么还纠缠这个问题?”

  “我觉得你没有对我说实话。”云无痕说,“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敢让人看的人,我怎么能相信你的话啊。我认为,你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点,你害怕。你害怕死,这也是你为什么会把‘天涯阁’藏在沙漠之下。”

  百媚生听了云无痕的话,沉默了良久。

  “你出去吧。”百媚生对玫瑰娘说。

  玫瑰娘顺从 的出去。百媚生让云无痕跟着他来到屏风后面。转过屏风,云无痕进入了一个黑屋子。屋子里还有一股奇怪的味道。云无痕使劲闻了闻,却没有闻出什么味道。

  房间空无一物。

  “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云无痕问。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的面貌吗?我就让你看看我的长相了。”话毕,百媚生取下面具,云无痕看到百媚生真正容颜后,吃了一惊。

  “你还想看吗?”百媚生问。

  云无痕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百媚生的话了。在百媚生取下面具的那一刻,云无痕就被震撼到了。他想不到,一个人竟然会长成这个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云无痕问。

  百媚生重新戴上面具,说:“这件事情咱们以后再说。现在,我要和你说你身世了。”

  “刚才,我讲述那个故事的时候,提到了一个人,黑齿国的将军云傲天,你可记得?”

  “你是说我是云傲天的后人?”云无痕问。

  百媚生点点头,说:“云傲天就是你父亲。你父亲带兵出征青丘国,之所以会失踪,是琰帝把他困住了。当时,琰帝还只是琰王呢。你父亲出征青丘国,是要经过琰王的地盘,琰王借着宴请你父亲,然后把你父亲困住了。”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景帝死了,琰王成了琰帝。琰帝知道你父亲在黑齿国中的威望,他也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地道,心里发虚,他想要坐稳龙椅,是需要你父亲的帮助。但是,整个黑齿国,也就你父亲知道琰帝的阴谋。你父亲是个正直之人,自然是不肯琰帝同流合污了。琰帝威胁你父亲,用了很多种办法,都没能让你父亲屈服。”

  “后来,琰帝失去了耐心。他就把你父亲处死了。一同处死的还有你的母亲和你的哥哥姐姐没。可以说,你云氏一家数十条人命全都被琰帝杀了。”

  百媚生讲述事情非常的残忍,可云无痕没有半点的愤怒。百媚生看着云无痕平静的样子,很是惊讶。

  “怎么?你难道不感到难过悲伤吗?”百媚生问,“要知道,死去的那些人是你的父亲,你的母亲啊。”

  “你的故事很残忍,我承认,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你怎么能证明,你说的这些事情和我有关系啊?”云无痕说,“就凭你的三两句话,就让我仇恨琰帝?我知道你的目的,你是借助我的双手,帮你杀了琰帝吗?”

  “怎么?你竟然怀疑我的话?难道,玫瑰娘给你的东西你没有看吗?”百媚生问。

  “东西?什么东西?”云无痕想起来了,在‘无花阁’,玫瑰娘是给了自己一个香包,云无痕想当场打开,玫瑰娘则再三的告诉云无痕回到了客栈打开。回到客栈后,因为小蛮失踪了,云无痕为了找小蛮,也就忘记了打开。

  云无痕忙拿出荷包,打开,里面放着一把金锁。他看手中的金锁有一些眼熟,金锁正面写着永生富贵。金锁的背面画着一些图文。云无痕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懂什么意思。

  “你为什么不拿出自己身上的那个金锁啊?”百媚生问。

  云无痕看着百媚生,一脸的惊讶。

  “你不要这样看着我。”百媚生笑了笑,说,“我知道,你心里一定在诧异,我怎么会知道你有金锁。这件事情,我日后自然会告诉你,现在,你只管拿出自己的金锁吧。我想,等你看到两个金锁并在一起的情况后,你会更加的惊讶。”

  云无痕拿出金锁,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冯铁匠。虽然,云无痕已经接受了冯铁匠不是自己亲生父亲的现实,但是,当云无痕想到了冯铁匠时,依然无法忘记冯铁匠这么多年对他的照顾。云无痕想到冯铁匠在雨夜里被他前行,想到了冯铁匠在他生病的时候,那副焦躁不安的样子。

  “你怎么了?难道,我对你说的话还不够清楚吗?”百媚生说,“是不是,你想接受接受现实。抑或是,你没有勇气面对你将要面对的苦难?”

  “你给我闭嘴。”云无痕怒斥百媚生。

  出人意料,百媚生竟然没有生气,而是乖乖的闭上的嘴巴。云无痕把自己身上携带者的金锁和玫瑰娘给他的金锁并在一起。连个金锁放在一起时,云无痕看到连个金锁的花纹竟然是重合的。但看其中一个花纹,都是没有任何的眉目。而当两个金锁的花纹合在一起,云无痕便看到一个整体的花纹。祥云富贵图,对于云无痕来说,这是一种非常普通,并且非常平常易见的花纹。由此,云无痕知道,这两个金锁原本是一对呢。至于,它们为什么会分开,想必百媚生会给云无痕答案。

  “你相信了吗?”百媚生问。

  “你动了手脚?”云无痕问,“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我的身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应该认清现实。”百媚生说,“暂且不说这两个金锁背后的图文的重叠。但就是正面的四个字,也是一对。我要是没有说错,你的金锁写着长命百岁四个字。而玫瑰娘给你的金锁,上面写着永生富贵。长命百岁,永生富贵,难道不是连在一起的吉祥话吗?”

  “这两把金锁都是你的吗?”云无痕问。

  “你高看我了。”百媚生说,“这样的金锁,并非寻常人所能打造。即便是你有足够的金子,你想要打造这样的金锁,也是要找到上等的金匠。你也知道,在黑齿国,金匠都被皇家供养起来了。寻常的百姓怎么可能找到他们啊。但是,你父亲不一样了。你父亲是黑齿国的大将军了,是景帝最信任的人。所以,在你母亲怀孕后,景帝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当时景帝已经决定要让你父亲出征了。”

  “景帝并不打算要你父亲出征。因为你母亲是景帝的胞妹。并且,景帝非常喜欢他这个胞妹,景帝当然不希望,他胞妹生产时,孩子的父亲并不在身旁了。”

  “你父亲是了解景帝的。他知道景帝的困扰,他也知道景帝的担忧。所以,你父亲先是说通了你母亲,然后,你父亲又连夜的进宫,毛遂自荐,他要做大将军,率军亲征,攻打青丘国。”

  “景帝非常的感动。他就命令皇宫内的金匠,打造了两把锁,送给你了父亲。景帝寓意是要你母亲能生一对双胞胎,然后,两个孩子一人一把锁,长大后,他们能彼此知道对方。”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琰帝叛乱,你父亲被抓了。景帝也死了。你母亲也被杀头了。”

  “好吧,我相信你之前的那些话并没有骗我。但是,你告我,我母亲也死了。我母亲是再生我之前死了,还是在生我之后死了?”云无痕问。

  “你母亲是在生你之前死了。”百媚生说。

  “哈哈!!”云无痕干笑道,“说了那么多,你终于露出了马脚。我本来就要相信你的话了。但是,听到你这句话,我就不相信了。辛亏我之前在你讲述的时候,我没有流眼泪,不然,你看到我流眼泪,你一定会嘲笑我是个笨蛋了。”

  “你什么意思?”百媚生说,“怎么?莫非,你觉得我是骗你了?”

  “难道不是吗?”云无痕反问。

  “你告诉我,我怎么就骗你了?”百媚生反问。

  “你说。我母亲在生我之前就已经死了。既然我母亲已经死了,她怎么又生了我?”云无痕冷冷的说,“我虽然不是很聪明,但是,你也不要把我当成傻子。如果,你想让我帮你,你可以好声好气的求我。我这个人很容易心软。你说两句好话,说不定我就帮你的忙了。但是,你这样一再的骗我,你是把我当成了傻子了。你这是侮辱我,我不会帮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