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九十二章天香阁

第一百九十二章天香阁

  说这些里,琰帝想到了一个非常严重问题,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非常的难堪了。云飞鹤在一旁偷偷着观看着琰帝呢。他自然也看到了琰帝脸色的变化了。云飞鹤小心的问:“陛下,要不要把铁手给找来。”

  铁手本是锦衣卫的统帅,算是琰帝比较信任的人。琰帝想过全天下的人都有可能会背叛他,但是琰帝也不敢相信铁手会背叛他。只是,现在,琰帝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了。

  “你去‘天香阁’,把铁手给朕找来。”琰帝对身旁的太监说。

  “天香阁”是琰帝登基后,为香妃建造的一个亭台楼阁。后来,香妃暴病死了,琰帝也就不怎么去天香阁,他渐渐的把这件事情给冷了下来。后来,一天的晚上,琰帝从前朝的宫殿回到自己的寝宫,经过“天香阁”时,琰帝隐隐的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飘飘忽忽,当时的月光并不强烈,琰帝看不真切。并且,又有微风吹过,竹叶沙沙,气氛极度的恐惧。琰帝受到了惊吓,大病一场。

  琰帝病好了后,他把“钦天监”的人找来,询问其缘由。“钦天监”的人查来查去,他们确定琰帝当晚看到了白色人影确实是鬼魂。但是,琰帝所看到的鬼魂不是别人,正是琰帝所宠幸的香妃。只因为香妃在生前受到了琰帝的宠幸,她年纪轻轻的就这么死了,心里很是不甘,也就淤积了一股怨气,怨气无法散去,就形成了鬼魂。

  对于鬼魂的形成,琰帝没有丝毫的兴趣。所以,不等“钦天监”的人把话说完,琰帝便举手,止住了“钦天监”的讲话。

  “朕不想知道鬼魂是如何形成的。这是你们‘钦天监’所要查找的事情。朕只想知道,如何才能消除鬼魂。”琰帝冷冷的说。

  “鬼魂是阴气聚集而成。若想抑制此处的鬼魂,只可引荐更多的阳气。当阳气压制了阴气,鬼魂便不复存在了。”

  就这样,琰帝让锦衣卫的人住在了“天香阁”。锦衣卫都是男子,并且个个伸手高超,身上的阳气自然更是旺盛了。还别说,自从锦衣卫的住进了“天香阁”,就再也没有妖魔鬼怪的东西出现了。

  不多时,前去的太监回来了。但是,他一个人回来,铁手并没有跟回来。太监跪在地上,不等太监开口说话,琰帝抢先问:“怎么,铁手没有跟你回来了?”

  “奴才去‘天香阁’了,铁手并不在‘天香阁’。”太监说。

  “他不在‘天香阁’。他去了哪里?”琰帝问。

  “奴才问了‘天香阁’里其余的锦衣卫,他们说,他们也好几天没有见到了铁手。至于铁手去了哪里,他们也都不知道。”

  “混账东西,铁手是他们统领,铁手去哪里,他们怎么会不知道?你去把所有锦衣卫召集起来,真要问罪。”琰帝怒道。

  “万岁,想必铁手早就知道了今日之事,他怕万岁责罚他,所有就溜走了。”云飞鹤说,“想来,那个人已经计划很久了。她竟然能在万岁身旁安插了自己的人,可见是不可小觑了。”

  “那个人?什么意思?你知道百媚生的来历吗?”琰帝听出云飞鹤是话中有话。他也不忙着问责锦衣卫了,毕竟,百媚生武士快要沙王京都了。当前最要紧的事情是解决掉那些造反的武士。

  “万岁,你可记得,当年你夺门后,前朝中的一个贵妃逃出去了。”云飞鹤说。

  “你是说玫贵妃?”琰帝看了云飞鹤,点点头,说,“朕自然知道她没有死。后来,朕派了好多人,到处的追杀他。最后,把她给杀死了。随去的好多人都看到了,玫贵妃确实死了。怎么?难道她没有死?不可能,他们不敢欺骗我。”

  “他们自然是没有欺骗你,玫贵妃是死了。可是,玫贵妃在他们走了后,又复活了。”云飞鹤说,“现在带着武士造反百媚生便是当年的玫贵妃。而这个玫贵妃已经不是那个玫贵妃,她已经被天妖的邪气浸入身体,算是一个半人半妖的怪物了。”

  “天妖,天妖又是谁?”琰帝问。

  “天妖是上古的蛇妖。上古时,神族和巫族大战,殃及到了妖族。天妖酒杯困在的凡间。”云飞鹤说。

  “朕不想听你讲这些话。你告诉朕,天妖为什么要帮助这个百媚生,朕如何才能杀死百媚生?”琰帝问。

  云飞鹤沉默没有说话。

  “看来,朕是要大开杀戒了。”琰帝转身对身旁的太监,说,“你去把朕的兵符拿来。朕要召见镇卫将军,统帅千军万马,前去擒敌。”

  “万岁,万万不可。”云飞鹤忙阻止道。

  “为何不可?难道,要等他们杀到了京都,朕在和他们决一死战吗?”琰帝问。

  “百媚生举兵已久,她也是怕万岁知道,想来一个偷袭。所以,百媚生这一路行来,所造的杀孽不算太多。万岁若是派大军镇压,两方兵马,在黑齿国的战场上厮杀。最后,遭罪的还是黑齿国的老百姓。万岁可是帝国的君王啊。黑齿国的老百姓便是你的臣民,万岁怎么忍心看着自己的臣民无辜惨死啊。”

  云飞鹤的话击中了琰帝。在黑齿国上战斗,伤亡的都是自己的人。琰帝并非是个残暴的君主,他并不想看到这样的残局。

  “依你之见,又该如何?”琰帝问。

  “贫道有一个办法,可以不费一兵一卒,击垮来犯的贼人。”云飞鹤说。

  琰帝抬头看着云飞鹤,他看到云飞鹤自信满满,便点点头,说:“好吧,朕就把这件事情交给你做。”

  对于云飞鹤,琰帝还是非常的信任。云飞鹤做国师将近二十年,也算是为琰帝解决了很多烦忧的事情。只是,这件事情关系太大了,琰帝便把自己身旁的太监派给云飞鹤,以便他能时时的掌控云飞鹤的动向。

  云飞鹤并没有把百媚生好百媚生带来的千万武士放在眼中,云飞鹤觉得,百媚生再厉害,也破不了自己的阵法,但是,方才,他看到云无痕竟然从自己做的结界中逃出来,云飞鹤很是惊讶。

  当然,让云飞鹤感觉到更为惊讶的是,他竟然没有看出云无痕是用何种法术逃出的。

  云无痕起身,看到身旁躺着的九尾狐。云无痕忙抱起白灵,回到了军中。现在,军中的大权可都在百媚生手中。虽然,云无痕在北疆召集兵马时,那些前来投诚的人是把云无痕当成了带头人。在接下来的行军中云无痕所带来的人都在把守不同的城池了,他的追随者越来越少了。再者,云无痕告诉他们,百媚生才是带头人,他要所有人都听从百媚生的号令,渐渐的,百媚生的权威便在这股叛军中树立起来了。

  所以,每次安营扎寨时,百媚生也是住在了中军大帐之中。

  云无痕带着白灵进了中军大帐。百媚生看到了云无痕,但她并没有看到云无痕手中的狐狸。百媚生忙问:“你回来了,白灵呢?”

  “在我怀里呢。”云无痕说。

  百媚生这才看到,云无痕是抱着一个白狐狸进来了。对于白灵怎么从一个人变成了狐狸,百媚生很是惊讶,但是,她并没有表现出太过于震惊。既然是天妖派来的人,自然就不是一般人了。

  “她这是怎么了?”百媚生问。

  “她受伤了。”云无痕说。

  百媚生叹了口气是,说:“大战在即,她怎么可以受伤啊?”

  “白灵就算是不受伤,她也没能力帮你破阵。”云无痕说,“刚辞,我和白灵去城门口打探了。城门口被云飞鹤做了结界,不要说人了,就连一个苍蝇也飞不进去了。”

  “所以,我们目前唯一的出路便是破了云飞鹤的阵法。”百媚生说,“这件事情不能往后拖了。我想,云飞鹤做这个阵法的用意恐怕就是要拖延时间了。咱们的武士忽然到了京都,琰帝一定没有时间召集京都附近的兵马勤王。所以,云飞鹤采用了这一招,浪费咱们的时间,好给琰帝缓冲。”

  “就算是这样,咱们又能有什么办法?”云无痕问。

  “所以,咱们现在要尽快的破解了云飞鹤的阵法。”百媚生说,“事不宜迟,明日我就带人去破阵法。”

  “你找到对策了?”云无痕问。

  “没有。”百媚生说。

  “你没有找到对策,就贸然的去破阵法,你这不是找死吗?”云无痕不解的问。

  “我就是找死。”百媚生说,“我想过了,若是不死几个人,是不可能找到云飞鹤阵法中的破绽。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现在,咱们并不了解云飞鹤的阵法,便是永远不能找到对策了。只有牺牲一些人,我才能发现云飞鹤阵法中的破绽。”

  云无痕想了想,百媚生的这番话是有道理,他自然也不能反驳了。

  “你要派一些武士吗?”云无痕问。

  “不。”百媚生摇摇头,说,“我要派你带来的那些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