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红尘小仙 > 第一百九十五章推心置腹

第一百九十五章推心置腹

  云无痕知道,陈风的用意是羞辱他。但现在的云无痕已经和之前的云无痕不一样了。面对陈风的羞辱,云无痕并非只会一味的忍让了。他知道,对于陈风这样的人,一味忍让,不仅不会让他适可而止,反而会是它更进一步。

  “呵呵!!”云无痕冷笑道,“既然你把话说开了,我也就不拘泥咱们之间的关系了。以后,我见了你,也就并无同门情分了。陈风,很好,很好。”

  云无痕的话让陈风很是生气,但让陈风更是不解是云无痕话中的意思。云无痕只是说了两个很好,陈风并不知道,云无痕所说的很好是什么意思。

  陈风并不想和云无痕做过多的纠缠。他给身后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几个人把云无痕给围住了。云无痕认出其中的一个人是张风。云无痕本想是要和张风打招呼,他忽然想到自己刚说过,不会在和陈风认同门了,自然也就不能呼喊张风为师兄了。

  “跟我走一趟吧。”陈风说。

  云无痕向前一步,眼睛直直的盯着陈风,对于陈风的挑衅,云无痕丝毫不畏惧。“我若是不去呢?”

  “事到如今,你就休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陈风的话音刚落,几个道士便出手了。在几个道士出手的同时,白灵也出手了。

  看到白灵出击,云无痕吃了一惊。不只是云无痕,在场的所有人都吃了一惊。在场的人都没有把白灵当回事。尤其是陈风,在陈风的脑海中,白灵就是一条没有任何的攻击力的九尾狐狸。陈风并不知道白灵这段时间所经历的事情,当他知道时,已经晚了。

  白灵伸手如电,虽没有一招制敌,但是,白灵突然袭击惊吓住陈风了。趁陈风发愣之际,凤绫儿拉着云无痕的手,疾声的说:“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云无痕立刻缓过神,跟着凤绫儿跑了。云无痕刚跑了两步,他忽然想到了白灵,忙转过身,正要去救白灵。云无痕看到白灵已经跟过来。

  凤绫儿带着云无痕,翻山越岭,行了个一个时辰,确认陈风追不上来了,她才松开云无痕的手,大口的喘着气,云无痕看着自己的手,回忆着刚才被凤绫儿拉过的感觉,心里甜甜的。凤绫儿看着陈风发呆,不解的问:“你这是干什么呢?傻了吗?”

  云无痕忙收回心神,他看了凤绫儿一眼,凤绫儿正看着他呢,云无痕以为,凤绫儿是看出了他的心事呢,忙低下头,脸有些绯红了。

  “你没病吧?”凤绫儿把手放在云无痕的额头上,说。

  “他没病,但是,他快要死了。”白灵在一旁说。

  凤绫儿听到白灵说话,忙把注意力放在了白灵身上,她看着白灵,饶有兴趣的说:“你怎么会说话了呢?”

  “我不但会说话,我还会唱歌呢。要不要听我给你唱一首歌啊?”白灵张嘴就要唱歌,云无痕忙打断说,“白灵,你别添乱了,我找凤师姐可是有正事呢。”

  “你怎么就知道我会帮你呢?”凤绫儿说,“刚才,你可是说了,你和陈风已经不是同门了。咱们之间是不是也不是同门了?”

  “你是我师姐,这辈子你是跑不掉了。”云无痕说,“师姐,我现在真的是遇到了一件大事情,你要是不帮我,我可真的就是走投无路了。”

  “你不是有别的女人嘛。你可以找那个女人去帮你啊。”凤绫儿说。

  “你说的那个女人可是我吗?”白灵问。

  凤绫儿瞪了白灵一眼,狠狠的说:“大人说话,你这个小东西就别插嘴了。”

  “师姐,你知道,木蓉现在还昏迷不醒。我父亲也死了,我在这个世上只有你这么一个亲人了,你要是不帮我,我可就真的是无能为力了。”

  “你少在我这里装可怜。”凤绫儿说,“我可是知道呢,上次,你昏迷之后,除了我照顾你,还有另外一个女人照顾你呢。怎么,这件事情刚过去不久,莫非你已经忘记了?你要是忘了也不打紧,我已经提醒你了,你可想起来了?”

  “师姐,你说的那个女人怕就是白灵吧。”云无痕把天妖对白灵所做的事情讲述了一遍,凤绫儿听了后很是吃惊,但是,她没有怀疑云无痕的话。对于别人来说,这样的事情或许太过于荒诞了,但是,凤绫儿可是法师,也曾降妖伏魔呢。对于这样的事情,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凤绫儿只是不明白,这样的事情怎么就发生在白灵身上了。

  从凤绫儿的眼神中,云无痕看出她的猜疑和不解,云无痕忙解释说:“师姐,你或许还不知道吧!白灵是青丘帝姬呢。”

  “白灵这么厉害,你还需要我的帮忙吗?”凤绫儿反问道,“师弟,蜀山的事情之后,我也受到了师尊的质疑,我若是在帮助你,师尊会惩罚我。”

  云无痕寻思,凤绫儿的话很有道理,他只想着要凤绫儿帮忙了,并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给凤绫儿带来这么严重后果。所以,听了凤绫儿的话,云无痕立刻改变了主意。

  “师姐,我知道了。我走了,你可要保重啊。”云无痕说。

  白灵不停的拉着云无痕的衣脚。云无痕低头看着白灵,白灵跳上云无痕的身子,说:“阿狗哥,你不能走啊。要是没有你师姐的帮忙,咱们全都完了。”

  “白灵,不要说了,我已经打定注意了。”云无痕说,“咱们回去和百媚生商议商议吧。或许,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呢。”

  “若是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咱们还会来这里吗?”白灵反问道,“我可以最后提醒你一句。你要是选择这么做了,到时候,你一定会后悔。”

  云无痕和白灵说的话凤绫儿都听到了。不过,凤绫儿并没有立即表态,等云无痕带着白灵真的要走了。凤绫儿才喊住云无痕。

  “你刚才和白灵嘀咕什么呢?”凤绫儿问,“怎么是我若是不帮你,你就完了。你告诉我,你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

  沉吟片刻,云无痕说:“师姐,还是算了吧。”

  “你这话什么意思?”凤绫儿向前一步,用手摸了摸鼻子,说,“才几日不见,你对我就是这种态度了?师弟,你心中还有没有我这个师姐啊?”

  “你这么问是让他为难啊。”白灵在一旁插话说,“阿狗哥心中若是没有你,他怎么会千里迢迢的来找你啊。”

  “你给我闭嘴。”凤绫儿瞪了白灵一眼,怒道,“我现在是看到你就来气。”

  “我若是不说话,我怕你和阿狗哥之间的恩怨就更解不开了。”白灵说。

  “师弟,你说不说?”凤绫儿板着脸说,“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若是不说,从今往后,咱们就一拍两散了。”

  云无痕缓缓的抬起头,他看着凤绫儿气鼓鼓的样子,云无痕心里清楚,凤绫儿这次是真的动怒了。他和凤绫儿相处也一年多的时间了,凤绫儿的性格云无痕多少也清楚。若是,自己不告诉凤绫儿,凤绫儿以后怕是真的就不搭理自己了。

  云无痕并不怕凤绫儿不搭理他,云无痕只是不想失去凤绫儿这么一个亲人。他在这个世上本来就没有多少的亲人,木蓉算一个,凤绫儿也算一个。现在,木蓉是生死不明,想来,也只有凤绫儿这么一个亲人了。若是,自己在和凤绫儿井水不犯河水了,自己在这个世上可就是真的没有亲人了。

  “师姐,你不要着急,我告诉你还不行吗?”

  云无痕让凤绫儿静下心来,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如何被百媚生骗去“天涯阁”,之后,百媚生又是如何告诉他自己身世之秘密。说到了最后,云无痕叹了口气说:“师姐,我也是没有办法啊。生而为人,我若是不为母亲报仇,我云无痕还有何面目立在天地之间?”

  “冯铁匠不是你亲生父亲?”凤绫儿问。

  “不是。”云无痕怅然的说,“知道这个事实,我心里很不舒服。从小到大,我一直把他当成我父亲,哪怕是他再怎么打我,我也没有忌恨过他。我想,我是他儿子,他打我是应该的。只是,我实在想不到,结果会是这么一个情况。”

  “其实,我早就料到了。”凤绫儿说,“师弟,咱们刚见面时,你告诉我,你叫阿狗,我心里就有疑惑。你父亲怎么给你取了一个这么难听的名字啊。在我的认知里,阿狗可是骂人的话。你父亲给你取这么一个名字。他得有多么的不待见你啊。可是,当时你自己没有说什么,我自然就不好意思说开了。现在,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一切都很合理了。他不是你亲生父亲,自然就不重视你了。所以,他也就随便给你取了一个名字嘛。”

  凤绫儿的话或许是事实,但是,云无痕并不想接受这样的事实。冯铁匠已经死了,云无痕不想有人还在侮辱他。即便这个人是自己的亲人。

  “师姐,事情并非你想象的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