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九重华锦 > 第750章 终于知道,她是谁(2更)

第750章 终于知道,她是谁(2更)

  “你老实说,朕的身体究竟怎么回事?”

  呛了几口浓烟,在帐中休息半天却不见好转,反而越演越烈,咳嗽声动静也越来越多,易雍明只能捂着咳嗽不让外面的人听到。

  传来随身御医细问,可接连三个,都是一样的表情。

  查不出任何毛病,只说是呛了烟子。

  可易雍明自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他的身体的确出问题了,他自己也说不上来究竟哪里出问题了,但是他就是知道。

  “回皇上皇上身体确实没有异样,只要好生休息”

  三位太医跪在地上吓的不轻,可是他们的确是没看出什么不对。

  易雍明不想节外生枝,强忍着咳嗽,挥手让他们退下了,一群废物,若非现在情况特殊,不想惹人生疑,早就让他们人头落地。

  “皇上,您且宽心,御医都说没事了。”

  将御医们送出大帐,赵元初进帐,小心翼翼的说着宽慰易雍明的话。

  易雍明脸色依然十分难看,并未因为御医的话而放心一样,拿着一旁的小软枕捂着又是一阵急咳。

  赵元初愈发不敢哼声了,等着对方咳完。

  看着易雍明这样子,赵元初心里十分诧异,明明御医说没事,只是呛了烟子,怎么皇上会咳成这样,而且脸色这般难看。

  一个御医失手,不会连三个都瞧不出吧,若是真有什么御医都瞧不出的病,那赵元初想到这,心瞬间提到嗓子眼了,若是皇上有个好歹,他在大夏也将无法立足,这会才想着,自己得罪的人好像太多了。

  看来,的时刻观察着,情况不对,就的溜之大吉啊。

  “让你盯好他们,给朕盯仔细了,有任何异动,立刻来报。”

  易雍明终于停止了一轮咳嗽,偷偷将手中软枕摁下,强打着几分精神,让自己说话的样子看上去还不错。

  “皇上放心,已经让人盯着了。”皇上看着,除了咳嗽,倒也没什么特别不对劲,或许是自己多想了。

  “嗯,出去吧,既然御医说没事,或许是朕连日累的,对了,去吩咐熬碗汤来,照着皇后的食谱。”

  易雍明突然想喝皇后熬的汤,一些日子没喝,还真有些想了,皇后熬的汤,味道确实比别人好。

  还有心思想着皇后的汤,看来皇上当真没大碍。

  赵元初退出去之后,易雍明离开展开刚才手中的软枕,好好,这个枕头是深褐色的,血落在上门不太明显,他这才能瞒过去,咳血!都咳血了,还只是呛了烟吗?一群废物!废物!

  他究竟怎么了,连御医都瞧不出来。

  看着软枕上的血,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越是身居高位,越是珍惜自己的命。

  想着,易雍明立刻放开软枕,盘膝而坐运用内力调息,不管什么病,都没事的,他还有潜龙在渊,他有一身内力,怎么可能轻易死

  此时,易雍明已经完全顾不上去想着前方绕后去堵截九华兵马的李将军等人。

  更不知道,就在他营地不远处的白芒山发生了什么。

  那五万兵马,除了最后时候,赵元初带出的一队人马,其他的,全葬身火海,一个生还的都没有。

  除了领命去堵截的人,回到营地的将士个个或坐或站的发着呆,目光都不约而同的落在白芒山方向。

  熊熊烈火,让他们忘了此刻天已经黑了。

  一片通亮,所有人眼里,都是窜动的火苗,这么大一片山,这火不知道要烧几天几夜,还有那些葬身在火海的人。

  他们不知道,他们这打的究竟是什么仗,还没和对方打上,就被火给吞噬了。

  一想到被活火火烧死的样子,将士们的脸上就露出些许害怕的神色来。

  他们还不知道,这场火究竟是怎么回事,更不知道,那些人究竟是怎么个死法,若是知道,不知现在是什么心情。

  在火焰中穿梭的墨清简,本想布个阵,暂时压制一下这漫天的天煞戾气,奈何无能为力,这山太大了,几乎没有一寸没被点着的,根本没有落脚之地,他的内里就算再浑厚,终究现在不是龙神,只是虚体到了这个世道,不能飞跃这片火海。

  就连想去杀了那大夏皇帝都的等这场大火灭了再说。

  身上衣襟出现不少的窟窿,都是被火星子给烫的,在火海中穿梭,总没办法避免。

  折腾了一阵,最后被大火逼退。

  负在背后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

  看了看火海,又抬头看了看天,天上星辰亮的不同寻常,而周围的戾气也越来越重。

  火焰上已经附着了淡绿色的天煞浊光,以他之力,就算这场大火停歇,恐怕也未必能遮盖住这里的天煞戾气,她现在在哪里?时候已经被这场天怨给牵连了?不行,他的想想办法,华锦,你绝不能有事!在找到你,为你重铸龙魄之前,绝不能有事,你等着,我很快就会找到你。

  天幕已经重启,他想要找到她的踪迹,就容易多了。

  若不是这里发生意外,他已经在寻她的路上了。

  “城主!”

  是疯婆子的声音,她不是去处理秘宗的事,怎跑回来了?眉头一沉,转身正待斥一句,却看到她身旁扶着的老头。

  “老木怎么回事?”他不是回择天城了?怎弄成这幅样子回来了?

  药鼎都损坏了,等等他身上为何会有真龙之息的残留之气,刷的一声,人已到了老木头咫尺之距。

  “城主,属下去往秘宗的路上,碰到老木了,他的轻快不太好,已经昏过去近一个时辰了。”这么重的伤,她也想不出能有谁能做多,不敢迟疑,所以急速带着他来见城主了。

  墨清简抬手,落在那木老头的背上,片刻之后,老木头微微睁开眼,看到身旁的疯婆子和墨清简,立刻挣扎起身。

  “属下拜见城主属下无能被人伤成这样!”

  “谁伤的!”

  这是墨清简最想问的,也是现在最极为知道的,其他的,他一概不想听。

  真龙之力,他绝对没有看错,他身上缘何会有真龙之力的残留,即便是龙族还有人来了,且是真龙,也不可能在这世道使出真龙之力。

  “城主,是川西王和川西王妃,还有百里嘉华,属下赶回择天城的路上,在望月城附近发现一个内息强者,便跟着上去一探究竟,直到对方进了望月城,属下跟着的,应该是百里嘉华,本想顺手解决随后在城外大战了一场结果那王妃也开启了星域之力,且她的星域之力非同寻常,应该就是前些日子,那个开启星域之人,城主”

  木老头想要表述清楚,奈何还是有些语无伦次,看来,这次对他冲击的确是挺大的。

  以为天下没几个人能奈何的了他,结果,不光是药鼎被损坏,还伤的如此之重。

  撤退的时候,他都尚未察觉自己被伤的这么重,因动用内力赶路,路上越发觉得不对劲,若非遇到疯婆子,现在还不知什么情况。

  想到此,木老头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说清楚,她的星域之力如何不同,是什么颜色的还有,那个川西王的星域之力,又是如何。”

  木老头和疯婆子都听出声音中的几分异样来,城主问的如此详细,必然是有事,木老头稳了下心神,仔细回忆,说的十分详尽。

  “城主,属下无能,耽搁回择天城的时间”一脸愧低下头去。

  “你不必回去了。”

  墨清简沉默片刻之后,低头突然道了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木老头便不敢乱动分毫,城主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怒他没用?

  “城主,要不,属下先回一趟择天城。”疯婆子小声开口,这圣女石城主一直十分在意,秘宗的事等她择天城回来再处理便是,同时,对木老头被几个小辈伤成这般,也有些无法理解。

  摇了摇头,抬头突然一笑,看向前面冲天火海,轻道:“不必了,你们哪里都不必去了,她就要来了。”

  原来是她

  怪不得,身为墨清简时,便那般执着,原来是她啊!

  她早就临世了,还托生在她自己意志传承者的肚子里,差一点,差点又被他亲手毁了,果然,天意弄人!

  目光离开火海,抬头看向天空,天意!不管中间发生什么,天意终究是让她临世了,而且很快就会到他面前了。

  林霜语,川西王妃她临世了,也嫁人了,竟然嫁人了。

  就说,不管什么情况下,以她的脾气性格,就算投胎转世,怕也改不了几分,总该是轰轰烈烈的,好似真的很了解她一般,可实则,他们真的熟吗?

  那个易九兮金色羽翼只有龙族真龙能幻生羽翼,龙族之中,拥有金色羽翼的人真龙要查清楚,不难的,待他回到龙族,就可去到龙渊圣地。

  真没想到,还有人同自己一样,追着她的脚步到了这里。

  实在好奇,究竟是谁。

  或许,也是和自己一样的目的?

  毕竟,这世上,没有真正的秘密,他能发现她的秘密,别人未必就不能,因为他一时想不到别的原因,据他所知,在龙族之时,她并没什么所谓的朋友至于亲人更没人会因她而来吧。

  嫁人她该是记忆尚未恢复,也就是说,力量并没有完全觉醒,否则,就她那性子,实难相信她会嫁什么人

  嫁人?哼,如果他没记错,她应该跟自己还有婚约吧。

  尽管,两族已经结了他们的婚约,可他当初,并没有在婚契上落印,那边做不得数,至于现在龙族那个与他成就白首之盟的祁支公主,与他何干?白首之盟不是他自己当成成约,就有法子解。

  等回去在处理吧。

  墨清简脸上古怪的笑意,还有他口中刚才说的她,究竟什么意思?谁要来了?

  秘宗和择天城都不用去了?城主不是说,要加快进城吗?怎么

  两人正疑惑着,却见墨清简突然捂着胸口一声嗯哼直挺挺的倒地。

  这下两个老的真的吓到了,大惊失色,齐呼一声:“城主!”

  墨清简躺在地上,费力抬手,示意他们不要靠近。

  深吸一口气,暗骂了一声该死!

  站在身后僵持不敢乱动分毫的两人,被他身上突然散发的杀气惊的心口发颤。

  城主究竟怎么回事?

  最近城主身上诸多古怪,可他们却任何头绪都没有。

  “没事!你们走吧。”

  他需要一个人调息一番,该死的,果然如他所料,那个华彩必是发现他的龙魂不在闭关洞,正在试图利用白首之盟的力量找寻他龙魂所在。

  还试图锁定他的龙魂方位,自不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