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三章 拜师
  方鸿见秦正凡结结巴巴,诚惶诚恐的样子,不仅没有小觑和笑话他,看向他的目光反倒越发欣赏,将手一摆,打断道。

  “你不必自卑,对我而言,天凤星的众生并无贵贱之分!回想当年我刚入主天凤星时,世俗间各国的帝王登基下台,也不过只是我一念之间的事情。”

  “只是后来天凤星天地灵气越发稀薄,传送门又损坏,我也就没了心思插手世俗之事。而且后来也发现,世俗之事自有世俗的规律,还是由得世俗之人用世俗方式去管理、解决更好。”

  “我一念之间就更替帝王,反倒容易造成更大的混乱,甚至战争杀伐,无数人死亡!所以后来五六百年,我就彻底隐匿不出,只管关注魔潮变动,斩杀魔物,封印魔道。”

  “我跟你说这些,只是想要让你明白,你是一区区读书人也好还是帝王也罢,对我而言并无什么区别。我之所以在临死前改变主意,选中你接续我执行宗门之职有三个原因。”

  “一,冥冥中你我在荒山相遇,这是缘分;二,你生性善良淳朴,做事情有恒心毅力,吃得起苦;三,我发现你体质与我很相似,有希望能承受住我少许灵力,得以启灵,成为一名修灵者。”

  “体质相似?启灵?”秦正凡听得懂前面的话,但最后一点却听糊涂了。

  “修灵者的基础是天地灵气,能感应到灵气,并引入体内留存,称为启灵,也意味着踏入了修灵的门槛!”

  “我所在的六合星,天地灵气充盈,万族日夜受天地灵气滋养,对灵气自然多了一份亲和力,有修灵天赋的人,便容易感应到灵气,一旦得了修炼法门,便能启灵,踏入修灵的门槛,成为一名修灵者。”

  “但天凤星灵气越来越稀薄浑浊,别说普通人了,就算我都得彻底静下心来,方才能感应到灵气的流动。所以,你们天凤星的人,已经无法感应到灵气,也就没有人能成为真正的修灵者,顶多也就一些伪修灵者,就是你们说的内家高手或者玄门中人。”

  “启灵有两种途径,一种是自我感应到天地灵气,然后引气入体,踏入修灵门槛;一种就是修灵者帮忙强行开启。”

  “天凤星灵气稀薄浑浊,你不可能自我启灵,只有通过外力来强行启灵。以我的修为,强行将灵力输入你体内,让你感受到灵气在体内流转并不难。但我的灵力是我辛苦修炼而来的,有我的属性,若你的身体跟我的灵力不匹配,就无法留下它。”

  “一旦我输给你的灵力流走,以天凤星如今的环境,你开启的灵门必然又会重新合拢,你依然无法成为修灵者。刚好,你的体质跟我年轻时很相似,应该能存住并融合我少许的灵力。有这少许灵力,你再勤加修行,便能成为一名真正的修灵者,也就能激发我留给你的灵符、灵器,否则你是很难斩杀厉害魔邪。”

  方鸿既然已经决定收秦正凡为徒,而且这些也关系到他以后的修行之路,自是不厌其烦地详细解释。

  方鸿这么一解释,秦正凡想起医学上不管是输血还是移植器官都需要匹配,否则便要起冲突,把方鸿输出的灵力比作输血或者移植器官也就容易理解了。

  “我明白了,也就是说,纵然我愿意拜你为师,最终也得看我能不能承受并融合你一部分的灵力,否则我也是无法担当起这份职责。”秦正凡一脸严肃道。

  “没错。若最终你不能成为修灵者,就安心地当个普通人,我跟你交代的事情都跟你无关。”方鸿点头道。

  “弟子拜见师父!”方鸿话音刚落,秦正凡便推金山倒玉柱地跪在方鸿面前,“咚咚咚”给他磕了三个响头。

  “哈哈!好!好!没想到我临终前还能收一个给我送终的徒弟。”方鸿见秦正凡拜师,不由得仰天长笑,老泪纵横。

  好一会儿,方鸿才收起了起伏的情绪,又将有些事情详细地交代了一番,包括他在澎海深处有一府邸之事也略略提了一下。

  “不过我的府邸位于澎海深处,除非你修为达到蕴灵境才能自由进出。但如今天凤星灵气稀薄浑浊,纵然你能留住一部分为师的灵力,这辈子能修炼到采灵境十二层便已经是极限,蕴灵境根本就是痴人妄想。”

  “说来这也怪为师,早年还奢望踏入灵婴境,晚年又为了维持修为,耗尽了手头的修行资源,没能给你留下一些。否则,有那些修行资源在,纵然天凤星灵气稀薄浑浊,纵然不能助你踏入蕴灵境,但总也能助你修行到筑基境界,如此你便可跳出凡人限定,寿达三百。”

  “虽然你没法继承为师的府邸,但这枚天凤法戒你还是能继承的。”

  说着,方鸿摘下左手小指上的一枚古朴银色戒指递给了秦正凡。

  “这枚天凤法戒既是你天凤星星主的官印,也是一枚储物戒,里面放着一些为师这些年画的灵符,制作的灵器,还有一些修行法门。等为师传功给你,你成为修灵者之后,取一滴鲜血滴下去,你就会成为它的新主人。你修为境界低,以后这些便是你斩魔破邪的凭仗,用掉一份少一份,切不可轻易动用。”

  “好了,为师所剩的时间不多,现在你在为师面前盘腿坐好,集中精神,调整呼吸。你体质虽然跟为师相近,但肉身根基太差,为师给你传功时,你肯定会感到非常痛苦,你一定要紧守心神,千万不能迷失,否则会有大凶险。”方鸿一脸严肃道。

  “弟子遵命!”秦正凡对着方鸿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眼泪不由自主流了下来。

  因为他知道,师父传功完毕就是他命丧之时!

  见秦正凡流泪,全然赤子之心,方鸿不由得大为感动,伸手摸了摸他脑袋,柔声道:“傻孩子,有什么好伤心的,对为师而言,死亡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说罢,方鸿神色猛然一凛,身上有一股莫大的威严散发出来。

  “盘腿做好,紧守心神!”

  “弟子遵命!”秦正凡连忙爬起来,盘腿坐好,眼观鼻鼻观心,一意归中,心不外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