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我真是星球最高长官 > 第三十三章 堂弟出事

第三十三章 堂弟出事

  </p>

  “现在那小子和女朋友正在西鼓山幽会!”阿虎很快就结束了通话,对林老四说道。

  “西鼓山,这小子倒还真会找地方!”林老四面露一丝狰狞冷笑。

  “嘿嘿,那地方他们办事方便,我们也方便!”阿虎面带一丝淫笑道。

  “嗯,叫你的人下手注意点分寸,不要闹出事情来。”林老四交代道。

  “林哥放心,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阿虎说道。

  林老四闻言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叠钱,扔给了阿虎,说道:“去吧,办完后,带兄弟们去乐一乐。”

  “谢谢林哥!跟林哥做事就是痛快!”阿虎拿了钱,脸上的横肉都笑成一朵菊花。

  林老四不置可否地挥挥手。

  阿虎将钱往口袋里一塞,然后跟林老四打了声招呼,离开了办公室。

  西鼓山,位于苍Y县县城的西郊。

  说是山,其实就是一座不到两百米高的小山丘。

  因为位置临近县城,县政府还是在西鼓山上面花了些钱,不仅铺了直通山顶的公路,还在山上建了些凉亭,说起来也算是县城的一个放松游玩的地方。

  不过西鼓山毕竟是在县郊,大晚上还是很少有人专门去那里游玩。

  如此一来,晚上的西鼓山倒成了县城一些年轻人幽会和摩托党玩车的好去处。

  ……

  繁星满天,月光如水。

  西鼓山的山顶一块岩石上,一对年轻恋人正面向县城的方向偎依在一起。

  山脚下是一片灯火通明的县城。

  “延玲,我们的事情,你跟你爸妈说了吗?”秦正誉问道。

  “还没有,你也知道我爸妈就我一个女儿,他们一直想让我嫁给一个有稳定工作的男人,最好是公务员,可是你高中就肄业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我爸妈说。”解延玲低着头,有些不敢看秦正誉充满了期待的目光。

  “我高中肄业又怎么了?不是公务员又怎么了?我跟我爸一起做水产生意,收入比起公务员只会多不会少,而且我相信,将来只会越来越好,绝对不会让你跟着我过苦日子的。”秦正誉说道。

  “这我知道,我也相信你,可是我爸妈的脾气很倔的,你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慢慢来改变他们的观念。”解延玲说道。

  “我是没关系的。主要是我爸妈已经知道我跟你谈恋爱,一直催着我!如果你那边搞不定,我爸这人好面子,一旦知道你爸妈嫌弃我的学历和工作,那事情就糟糕了。”秦正誉说道。

  “都怪你大嘴巴,干嘛这么早就跟你爸妈提我们的事情?”解延玲闻言没好气地掐了秦正誉一下。

  “嘿嘿,我这不是喜欢你,心里憋不住嘛!”秦正誉说道。

  解延玲闻言俏脸不禁红了起来,看得秦正誉一阵心动,忍不住低头要去吻,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摩托车的马达声轰隆隆由远而近响起,接着有一道耀眼的远光灯对着秦正誉两人照射过来。

  “喂,你们干什么?”秦正誉扭头冲骑摩托车的一群年轻人叫道。

  “干什么?那就要问你老爸了!”那些年轻人叫嚣着,然后有四个年轻人从摩托车上下来,朝秦正誉和解延玲走去,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根短棍。

  秦正誉见状反应倒快,一边拉起解延玲撒腿就跑,一边拿出手机给他父亲拨打了过去。

  这时,秦正誉还没想到这帮人是林老四叫来的,他的思想相对还比较善良淳朴,不会想到林老四为了独霸海鲜批发市场,会做出这等暴力犯法的事情来。

  他打电话给他父亲,纯粹是因为那些年轻人说了一句“问你老爸”,再加上从小到大父亲一直是家里的顶梁柱,这完全是条件反射的行为。

  当秦正誉给他爸爸打电话时,秦家谦已经两瓶啤酒下肚,正准备开第三瓶。

  他见手机铃声响起,一边开啤酒,一边随手拿出手机瞄了一眼,见是儿子的电话,便冲秦正凡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笑道:“是正誉的电话,难得这小子跟女朋友约会还知道给我打电话。”

  说罢,秦家谦这才接起了电话。

  “臭小子,在哪里呢?你哥难得来一趟家里,你小子……”

  “爸,救命啊,我在西鼓山,有一群人要打……”秦家谦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里就传来秦正誉的叫喊声,再接着电话就突然断了。

  餐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接着,黄秋玲突然死死抓住秦家谦的胳膊,颤抖着声音说道:“老秦,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

  “报警,马上报警!”秦正凡无比冷静地说道。

  这几天的经历,早就让他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生,变成了一个相对沉稳冷静的强者。

  “对,对,马上报警!”秦家谦连忙拿起手机,颤抖着手按号码。

  见秦家谦打电话报警,黄小志和黄秋玲都盯着秦家谦手中的手机看,好像那小小的手机成了救命的武器。

  三个人都没发现,秦正凡提醒了那句话之后,已经一个闪身,直接从楼梯口跳到了一楼,夺门而出。

  出了门,秦正凡从天凤法戒中取出一张师父留下来的隐身符,用灵力将它催动,然后往身上一贴。

  顿时间秦正凡感觉到他四周的光线起了一种很玄妙的波动扭曲。

  秦正凡依旧能看到得到自己,至于别人看得到看不到,他还无法确定。

  但此时,秦正凡心系堂弟的安危,哪有时间和心思去印证,隐身符一催动,便直接飞跃上屋顶,一路踏着沿街的屋顶往西鼓山的方向飞跃而去。

  每一次纵跃,都有六七米高,二三十米的距离,街道上的汽车一辆辆被他远远甩在了身后。

  好在秦正凡身上有隐身符,否则要是让下面的人看到屋顶上有人以如此恐怖的速度飞跃而过,肯定要引起交通大混乱。

  不过一分钟的时间,秦正凡已经飞奔出城区,来到郊区。

  夜幕下,秦正凡双目精芒电闪,已经能望到直线距离数里开外的西鼓山,甚至能隐隐看到一男一女正在亡命奔逃,他们的后面有四个人拿着短棍在追赶,他们的左侧山路上有摩托车不断用远光灯对着他们照射。

  突然女子被什么东西绊倒,男子很着急地将她拉起。

  但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拿短棍的四人已经追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