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选秀回锅肉开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创造规则制定标准

第三百五十六章 创造规则制定标准(1 / 2)

中国风歌曲这件事情,从叶青当年发布以来,到现在国内做的也有很多了。但是要做到最好的境界,那还是得看提出这个概念的人。

三古三新,按照规格往上套并不难。

难的是套的合适。

合适到,基本上以为就是古诗辞赋,甚至进一步的,人家还能把古诗词变成自己的词。

“这个不就是,那个么”

伯远还是正儿八经上过大学的,或者说在他开始做偶像那会,做偶像并不一定需要高中的时候就出来练习了。甚至说都没有读完,就出来进入娱乐圈了。

所以呢,文化课不是问题。

反正至少他认为:

听到这一句的时候,基本上大家都能想到小时候学过的,李白的“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所以刚才“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是《红楼梦》中的典故,那么这一次就是著名的古诗。而且是这么巧妙地把古诗词融入副歌,还能让人潜意识里就能感受理解到,这些词

诶,等一下!还不止吧…

发如雪,那会不会也是李白《将进酒》的“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

他心里带着这样的猜测,台上叶青也继续:

“你发如雪,纷飞了眼泪

我等待苍老了谁

红尘醉,微醺的岁月

我用无悔刻永世爱你的碑”

于是这一段又回到了那种似是而非的感觉里,就好像唱的真的是某一首古诗里的句子,但或许是他才疏学浅未能通达,但又或许就是人家已经融入进去了。

这个词,伯远只能说爱了爱了。

“而且这种唱腔,太细腻了”

旁边的选手也一样很感慨,其实《创造营2021》唱歌好的人并不在少数。但现场多数人也是难以唱到这个音高了,稍微不注意就会陷入破音的危险里。

那种微妙的平衡感,纯属走钢丝。

但更不止于炫技:

这声线的不同稳定度之间,不突兀的过渡

到了叶青这个境界,即使是唱高音,也是感情充沛得一塌糊涂,不由得让他想起小时候说有感情地朗诵本诗词,这不就是最有感情的么?

但这还完全不止。

“你发如雪,凄美了离别

我焚香感动了谁

邀明月,让回忆皎洁

爱在月光下完美”

接下来的RAP紧跟第一遍曲调,两者中间毫无空隙用于换气,无比考验肺活量,却被完成得轻松漂亮

“现场大师课,绝了,青哥要教这个起码一万块钱一节吧?”

“我觉得不止,花钱都买不到。”

更有话痨,噼里啪啦把刚才憋的话说出来:“绝了,我反正是觉得,青哥已经不只是歌唱技巧和水平的展示了,而是情绪的一种表达你知道嘛?就给我们那种扑面而来的情绪,你看,你们要不提示,我都忘了这首歌高音有多高了”

看得出说的有点多,但确实是憋久了。

而也就是这段RAP,终于给了台下的人喘气的空间。

没错,台上歌手没有换气,台下选手倒是换气了。毕竟刚才那种唯美凄冷的氛围,让人几乎是感觉憋着一口气,听到了高潮的部分。

整个意境,连续贯通,根本没有情绪节点。

直接副歌之后才有起伏。

不夸张的,刚才有好些练习生已经后悔自己初试的时候选叶青的歌曲了。特别是那些唱《东风破》之类的中国风,觉得唱出来和人家差了太多了。

平时觉得也还好吧,没有特别的难,但是现场听却比耳机里来得震撼得多。

也映的前面的演唱,差了不少。

也不是说前面的导师们唱的不好,很好。

只是相对说

“我觉得应该是整个人对歌曲的理解吧,叶青老师对于歌曲的理解完全是更胜一筹的。”

“对,而且人家的技巧是收着来得那种,不留痕迹,融入了他自己的音乐里。”

“也正常吧,毕竟青哥现在算是代表我们这边乐坛很高的水平了。要是他都不能和其他人之间拉开距离,那我觉得,就不太正常了。”

台下的人继续讨论了一小会,

然后第二遍开始重复。

也就是这会,有不少人开始试着跟着歌词一起唱起来,但真的唱起来的时候就不是那个味。

甘望星甚至一下子,就把自己卡住了:“我的天,原来这么高的吗?”

额,这对于普通人确实就是很有难度的了。

“红尘醉,微醺的岁月

我用无悔,刻永世爱你的碑”

第二遍的重复,最后C3+D3+C3~B2的高音,更是直接难度升上去了——多数男歌手演唱这里,都会选择用假声处理,然而真声这种东西带来的感觉,很多时候比假声有质感很多。

配合上叶青的声压处理:

穿透力极强,“红尘醉”直接像是节节高升的高潮,远比那种虚虚顶上去的感觉爽太多。

台下又一堆忍不住的人:

“不是,我声乐老师都不能这么唱吧?”

“这也可以?青哥半路出道,现在都比专业的还要强…”

以及那些虽然并不知道为什么人家唱的和自己不一样,但是很知道,这好听的练习生们:

“青哥来当声乐老师吧,真的,我觉得我一定能学好”

“算了吧哈哈哈,你先把普通话说好吧。”

“你别啊,人总是有梦想的。”

但其实他们的感慨,都不及周深来得多——这种太颠覆了,毕竟在他们以前的想法里,中国风歌曲就是低吟浅唱,娓娓道来的那种感觉。

高音?更多是用做点缀。

而现在,周深完全明白,有很多东西不只是这样委婉轻柔,高音也可以,只要情绪饱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