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朕就是亡国之君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丧心病狂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丧心病狂(1 / 2)

“欺人太甚!”也先看完了战书,整个人拍桌而起。

也先怒气冲天,愤怒不已的说道:“点兵,前往集宁!我赌上身家性命,也要与他决一死战!”

“一个措大,侥幸胜某一场,安敢如此饶舌!如此羞辱我长生天下第一勇士!”

读书人骂人是很难听的,一个脏字没有,却把祖宗十八代挨个骂了个遍。

于谦张口就是肯特山下的养马奴,闭口就是助纣为孽。

元昭宗的弟弟天元帝,被瓦剌人拥立的阿里不哥系也速迭儿,用弓弦勒死了,这可是弑君篡位,最后遭了天谴,也速迭儿绝后了。

大汗世系,才回到了脱脱不花的手中。也就是忽必烈这一系。

于谦问,是不是也先现在也打算做也速迭儿,勒死脱脱不花呢?

杀人诛心还要分而划之,于谦始终坚定的在执行着自己的想法,剪其羽翼,让其不能形成合力。

这也就算了,于谦还旧事重提,着重的强调了正统十四年,瓦剌人进入京师的莽撞,主要强调了也先的莽撞和错失一把好局。

最重要的于谦羞辱了也先。

说他的勇气哪里配得长生天下的海东青这种赞誉?如同草原地鼠,一般胆小怕事如同女子一样犹犹豫豫。

于谦送给也先一件大类妇人装,胭脂水粉之物,告诉也先,于谦的战书已经下达,如果不是妇人就到集宁决战吧。

如果不肯到济宁决战,就把女装穿上,涂上腮红和口药,变成个女人得了。

这是也先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他一直自诩自己是长生天下的第一勇士是巴图鲁。

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战争的进程总体分为手段和意志,那么于谦的这封战书就是手段。

如果能够激怒也先,带领瓦剌人前往集宁送死,那再好不过了。

这种战前的垃圾话,自古就有,于谦也是拾人牙慧,比如诸葛亮送给了司马懿女装,羞辱司马懿像个女人一样胆小。

司马懿如何应对?

穿上了女装载歌载舞,压根不上诸葛亮那个当。

显然也先没有司马懿那种隐忍,否则他绝对不会进京围困京师,而是借着朱祁镇,徐徐图之,那必然是大有可为。

赛因不花是个汉臣,看到于谦的战书和送来的女装,立刻就意识到了这是个阴谋!

“大石,请不要上当!也是于谦的鬼蜮伎俩!”赛因不花赶紧以诸葛亮和司马懿之间的旧事,说明了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赛因不花惊恐万分的说道:“难道大石连司马懿都不如吗?”

也先大怒,指着赛因不花的鼻子,歇斯底里的说道:“你的意思是我也要像司马懿那样穿上这件妇人的衣服,然后载歌载舞?”

赛因不花冷汗直流,他赶忙说道:“当然不是,只是我们不能上这个当呀,大石!”

也先的怒火慢慢消去,愤愤不平的坐下,重重的叹了口气。

说到底还是实力不济。

他现在要有七八千万的人口,八百万顷以上的田亩,一个安定的大后方源源不断的提供粮草火药、军备等物,他也会这么嚣张。

他没有,他只能怂。

说到底,于谦还是在借势压人。

“让阿剌知院让出河套地区吧。”也先颓然的说道。

这一刻,他也先无比怀念朱祁镇,要是朱祁镇还在,他还用受这种委屈?

赛因不花松了口气,他不用去集宁送死了。

也先不上当,于谦又送来了一封战书。

这封战书,则是于谦给也先出谋划策,告诉他应该如何攻伐集宁地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而且从战书上,和军事实力的对比上而言,也先的胜算很大。

这是刺激也先的野心,但是也先已经完全冷静下来,随于谦羞辱,但是不为所动。

待到秋风起,牧草、牛粪、煤炭等物准备齐全,也先带着人回了和林。

不跟于谦玩了…

于谦得知之后,颇为失望。

大明此次作战的战略决心是河套,而不是也先本部,他手里的兵力也不足以长驱数百里,跑去曼陀罗山,跑去应昌府和瓦剌人决战。

若是也先真的敢来集宁,于谦当然有信心让他有去无回。

宣府三卫军正在移师开平卫,若是也先被激怒想要来集宁试试,宣府三卫军,立刻会从后方进攻瓦剌大营,介时两面包夹之势形成,也先插翅难逃。

大明军出塞,大军火炮火铳充足,旱气已生,天气干燥,火铳不受天气因素影响,会发挥其最大的作用。

但是也先实在是…太能跑了。

这不意外。

自从元末王保保一个人抱着木头,游过黄河狼狈逃窜之后,元、北元、北元汗廷、瓦剌人都变得极为擅长逃跑,这也算是他们的本能了。

大明在洪武元年击破元大都之后,在洪武三年展开了对盘踞在河套地区的王保保展开了新一轮的北伐。

在这次北伐中,徐达以批亢捣虚的战术,打的王保保穿着一只靴子,抱着浮木,游过了黄河跑了,这也不是王保保第一次逃跑了,他有个外号叫王跑跑。

扩廓帖木儿,也就是王保保,在岭北之战中,击败了由徐达率领的中路大军,乃是元季之时,第一猛将。

王保保留下的战术,就是逃跑,这是生存之道。

遇事不决,先跑为敬。

于谦也是无奈,如此羞辱也先,也先也不上当,大明皇帝对瓦剌人扫庭犁穴,必须要好好图谋一番才行。

“袁彬,前往归化,告知武清侯,大明军队可以围困朔方府了。”于谦又叹了口气,颇为遗憾。

大明这次的河套作战,是不完美的。

四威团营,没能完成大迂回和大包围绕道阴山,进攻靖虏府,瓦剌人依旧有进退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