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四合院:从卡车司机开始 > 第11章 欲哭无泪的于秋华

第11章 欲哭无泪的于秋华(1 / 2)

昏黄的灯光下,二庆妈的脸快笑成菊花。

她最喜欢看别人倒霉,尤其那人还是她最讨厌的人刘洪昌。

“哎吆吆,我早看刘洪昌这小子不是好东西,没想到他竟然敢干出这种龌龊事。”

二庆妈冲到门前,吐沫星子四溅,王卫东擦了擦脸,冷声道:“二庆妈,你说谁呢?”

“说你啊,你有胆搞破鞋,就得有胆承认!”二庆妈挽起袖子,指着王卫东的鼻子大骂,“我以前想让于慧给我家当媳妇,却被你小子抢走了。抢走了,我也就忍了,谁知道那你这小子一点都不知道珍惜,转眼就跟慧离了婚,现在竟然还搞起了破鞋,我不骂你我骂谁?”

二庆妈并不是傻子,她之所以出面骂王卫东,是做样子给何慧看呢!

她还想让何慧嫁给她儿子,虽然何慧现在已经是二婚了,但二婚有二婚的好处啊,不要彩礼,并且以后还可以任她拿捏。

只要以后生了气,她就可以拿何慧是二婚的事情出来说。

她二庆妈那是赚大发了!

“啪!”

话音刚落,她就觉得面颊一阵巨疼,慌忙捂住了脸。

却是杨麦香一时忍不住,她听不得别人说刘洪昌的坏话,直接给了二庆妈一个大逼兜子。

她两只眼睛瞪大瞪圆:“二庆妈,你再敢乱说,我就撕了你那张嘴!”

王卫东在心中默默给杨麦香点了一个赞,对付这种满嘴喷粪的老女人,就应该用武力手段让她住嘴。

“你,你....”二庆妈没想到会挨打,指着杨麦香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

这个时候,何家大院里的住户们也陆陆续续的围了过来。

“诶诶,这是咋回事,二庆妈咋挨打了?”

“咳,还不是她嘴贱,说别人搞破鞋!”

“先别管那些,那刘洪昌是不是跟这个女人搞破鞋了?”

....

这年头娱乐活动近乎于无,电视机还是奢侈品,何家大院里没有一台。

到了晚上,大家伙只能缩到被窝里睡觉,看到这种事情,哪能不激动。

何涛见人来得差不多了,跳将出来,指着王卫东喊道:“大家伙都看看啊,咱们大院里出了肮脏事,刘洪昌他竟然搞破鞋....”

王卫东皱皱眉头,打断她:“何涛,你空口白牙的污蔑人,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污蔑你....”何涛愣了一下,还以为王卫东是说她没有实际证据,“你让开,证据就在屋里,刚才你们肯定睡到一个被窝里了。”

虽然说,大半夜的孤男寡女也算得上是搞破鞋,但是何涛为了搞臭大老刘,还是决定往屋里冲。

她身后于秋华也开口了:“对,抓贼抓脏,拿奸拿双,远,涛,你们到屋里看看,别人刘洪昌把证据销毁了。”

何涛听到这个,嗷一声,跟着何涛就要往里冲。

却被一个巴掌呼了回去,他不可置信的抬起头,只见王卫东缓缓的收回巴掌:“这是我的屋子,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能进去!”

“好啊,大老刘,你竟然还敢打人,找死是吧?”

何涛就是个狼崽子,愤怒之下随手抄起一根木棍子就往王卫东的脑袋上夯去。

感受到木棍携裹而来的寒风,王卫东眼睛微眯,突然凌厉飞出一脚,直接踩在了何涛的身上。

何涛飞出两步之远,重重的落在地上,他感觉浑身快被摔散架了,想爬起来,挣扎了两下子,却没有办法,只能捂着肚子嚎啕大哭。

“不得了了,大老刘杀人了!快来人救命啊!”

于秋华虽然眼睛看不到,听到哭喊声也知道她儿子被人揍了,顿时火冒三丈,一改往日的慈祥,指着王卫东,面目狰狞道:“好啊,刘洪昌,你搞破鞋,竟然还敢揍人,今天我不收拾你,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于华说话间扭头面对吃瓜群众,声色俱厉:“大家伙都看到了,刘洪昌她不但搞破鞋,还打人,大家伙现在一块上,把他捆起来交给派出所。”

于秋华很清楚,现在这种情况下,何洪昌是绝对不会把房子交给他们的,那么她唯有把何洪昌搞臭,让他在大院里待不下去,才有可能拿到房子。

围观吃瓜群众看得正起劲,就差鼓掌了,听到于秋华的话,都愣住了。

他们就是观众,还得上场?

再说了,那刘洪昌一看就不好惹,就凭刚才那一脚,他的武力值已经冠绝全场了。

他们又不傻,想让他们帮忙,门都没有。

于秋华连喊两遍,围观群众非但没有上前,反而后退两步,就连二庆妈也躲到了大树后、

她的心很累!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喧嚣声和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

“在哪里呢?搞破鞋的人在哪里呢?TMD,竟然搞破鞋,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张所长,就在前面,何涛已经把他们堵到屋里了。”

来人正是街道派出所的张所长。

他早就下班了,正猫在家里跟媳妇唠嗑,被值班民警喊了出来。

张所长劳累了一天,本来不打算来的,可是听到何远叫嚣着有人搞破鞋,他顿时来了精神。

派出所整天处理的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他早就想一展身手了。

搞破鞋可是大桉子,如果处理得当的话,那就是功劳。

“走,快一点。”

张所长催促着身后两位公安同志,快步往小屋走去。

小屋外围满了人,在昏黄的灯光下,影影绰绰。

何远离很远,就大声喊道:大家伙都让一让,派出所的同志来了。

众人分开一条道,张所长挤进人群中,顿时愣住了。

屋内站着的男人竟然是刘洪昌。

他挠了挠头,有点摸不着头脑,就在昨天,刘洪昌报桉,把何远和何涛抓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