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大魏权臣 > 第二十章 手术

第二十章 手术(1 / 2)

第二十章

“你……”辅公佑看得差点蹦起来。

那小刀一半没入了杜伏威的胸口,看着便令人心颤。

他赶紧走到床边,一只手抬起,五指屈伸了几下,终究没有动手,因为从他这个角度看去……林淮安双眼平静专注,那不是杀人的眼神。

若是一定要他形容,倒是曾经遇到过类似的场景……

他记得有一次跟随杜伏威视察山寨,刚好路过鲁大师的木工房,兴之所至,便进去查看,当时鲁大师正在制作一件木器,两人站在那里看了半天,鲁大师都没有抬头。

站得久了,他便开口提醒了一声,想让鲁大师知道寨主来了。

就是那一声,坏了!

鲁大师的手微微一歪,木器上多了一丝瑕疵,他抬起头,那个眼神,辅公佑这辈子都忘不掉,这鲁大师平常也是个油滑性子,遇上寡妇婆娘时常口花花几句,遇到自己也寨主长寨主短的。

可那时候的鲁大师就像是老婆被人拐跑了,头上带了十顶八顶绿帽一样,冲着自己一阵狂吼,就差拿手中的木工刀戳瞎自己的眼。

他辅公佑在山寨那也是一人之下啊,杀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怎生受得这种鸟气,差点拔刀把鲁大师剁了。

还好杜伏威眼疾手快,拦在两人中间。

好说歹说,终于让鲁大师平息了怒火,又把他拖出去,这事之后,自己路过那姓鲁的家门口,都要被他养的一条土狗吠两声。

之后杜伏威专门找他劝说过。

像鲁大师这类人,是真正的对某类技艺痴狂入魇的人。

用绿林人物来比较,大抵就是所谓“武痴”之类,极于一道,才能将某种技艺臻至常人所不能及的程度。

这样的人,是真正的人才,若是因为一点口头冲突便杀之,那太可惜了。

杜伏威后来还拉着他,拿了一坛酒,去向鲁大师赔罪。

此事虽然过去很久,却一直被辅公佑记着。

如今,想起那天的场景。

因为他竟从一个少年的身上感受到了类似的氛围,那种旁若无人的专注,让他怀疑自己就是现在拿刀砍下去,对方都不会眨眼。

因为有过“前车之鉴”,他迟疑了,没有阻拦。

而林淮安手中的动作专注而漂亮,他手腕轻轻转动,指尖稳定,不带一丝颤抖,如同他千百次的练习一样,杜伏威胸口的一大块烂肉被他剜了下来。

黑色的脓血立刻涌出。

“纱布!”林淮安抬起一只手。

“啊?”辅公佑微微一愣。

“快点!”林淮安不耐烦的喊道。

辅公佑嘴角抽搐,他这是被使唤了吗?不过这种安静专注得诡异的氛围下,他不由自主拿起身旁备着的一块白纱布递过去。

林淮安一把抓过,擦拭脓血,他的手没有停下,不断的切割腐烂肉芽,伤口很深,甚至已经烂穿胸膜,可以看到

林淮安修理的很小心,涉及到内脏,以现在的手术环境,实际上很危险。

但没有办法,在必死和一线生机的情况下,只能选择放手一搏。

“把剪刀给我。”

“快点,你来擦血,没看到血都流到床上了吗?”

“手先用酒精消毒,你想害死他啊。”

“笨手笨脚的,快叫个人来,最好是细心点的女人。”

林淮安一边做手术,一边吩咐,头也没抬,根本不管身边站着的是被山寨中人畏如阎王的二寨主,辅公佑被喝斥得脸都青了,几次差点发作。